噶登四本尊儀軌導修 - 釋迦如來

 

 


    正行開示——
  剛才教完了前行,現在開始說正行部分的修持關鍵。
  修本尊法,有分為自化本尊或非自化本尊兩種觀法。曾接受該法灌頂者,可以自化本尊,亦可以觀想本尊在面前或頂上虛空中,視乎儀軌要求。未曾受過該法之灌頂或隨許者,不宜自化為本尊,但在一些共通普傳法門上,仍然可以修誦自化本尊的儀軌,只是要在觀想時把自化本尊之內容改良為面前或頂上化現本尊即可。如果沒有灌頂或隨許,向具格師父求得口傳之傳承亦是很好的。今天及未來幾晚所教的四個法門,是共通普傳之法門,即使一時未求得灌頂、隨許或口傳,亦可以修誦儀軌。由於四個儀軌都是自化本尊的,沒受過本法灌頂或隨許、只受過口傳或連口傳也未受過的人,誦時雖仍需誦自化本尊之內容文句,但在觀想上則應改為頂上或面前化出本尊。由於在座各位大概都全沒受過此四法之隨許或灌頂,衲這幾晚就只講授面前或頂上化本尊之觀想,而不教授自化本尊之觀想內容了。
  這堜珔リ岌嶺{如來儀軌,與其他三位本尊之儀軌極為相似,其觀想流程及模式幾乎一模一樣。在學習時,我們用心學懂一個儀軌,便會一理通百理明,對另外三個儀軌乃至許多同類儀軌,都會很易學通。
  在誦完前行後,我們要誦念空性咒,然後再禪參空性一陣子。
  空性咒是:
  唵 森巴華 淑打 沙華 達瑪森巴華 淑多杏
  om svabhawa shuddha sarva dharma svabhawa shuddho ham
 

空性是佛法中甚深微妙的教法部分,不可能一朝一夕間便明瞭其真義。有關空性,一時之間是不可能說清的。可是,為了怕大家對空性生出極為可怕、能引致嚴重後果的錯誤理解,衲在此亦必須說幾句。所謂“空”,絕對並非說“無”!如果把空性視為“空無”,是十分輕易理解的,但這是一種十分不妙的誤解。如果說“一切皆空”即等於“一切都是'沒有'”,那麼,善也是沒有的,惡也是沒有的,業力因果也是沒有的,這可是一種很可怕的邪見呀!不明空性的人,尚可一邊修善、一邊慢慢研究空性。但有了上述這種誤解的人,卻可能因為誤以為反正業力因果都不存在,而心安理得地造作出很多惡業。空性是指萬事萬物本無自性,而是端賴因緣及安名方得以存在,並非說他們不存在。現在大家可能並不能聽明白衲所說的內容,但是我們可以慢慢學習。總之,我們千萬勿落入“一切皆無”的誤解中便行了(注:有關空性的教法,可參考法師著作《甚深微妙》及《甘露法洋》)。在現時,初學者只能“假裝”入於空性定中了。

  在空性部分後,我們便要開始著手觀想本尊。儀軌誦文雖然是描述自化本尊的內容,但由於大家從未受過噶登四本尊灌頂,衲現在只教面前或頂上化出本尊之觀想。沒受過隨許灌頂及口傳的人,也可以照衲所教的去觀想及修誦這儀軌。

  現在我們看一看儀軌誦文:

  住於空性 自心中生起阿字變月座 上有金色吽字放光照全身 自心化本尊

  儀軌說:“自心中生起……”及“自化成本尊”,這是自化本尊的相關文句,我們修時照著誦即可,但卻要把具體觀想改良為面前或頂上化出本尊。

藏文“阿”(Ah)字                                                        藏文“吽”(hum)字

  在面前眉目間對開之虛空中,或自己頭頂上橫排四指距離的上方虛空中,有一個由八頭雪獅子承托的寶座,寶座上面是一朵盛開的蓮花,蓮花的中心是一個平躺的藏文“阿”(Ah)字,然後它化為月座。這個“阿”字,是白色而平躺著、仰向天的。有些人總愛問:“為什麼必定要觀藏文的字呢?”其實我們觀梵文的字亦可。梵文與藏文字,其部首組成部分有它們的一些意義,這些技術細節我們沒必要全懂,不懂亦不會影響修持的成效。如果我們要觀漢文“阿”字或其英文的版本,只要我們有信念,覺得這的確是一樣的,嚴格來說亦並無不可,但衲認為似乎沒太大的必要,還是依傳統觀藏文或梵文字會較佳。月輪是白中透紅的一個圓東西,就像一個蒲團地仰躺平放。在月輪上,有一個金黃色的藏文“吽”(hum)字。這個“吽”字,是釋迦佛的心字。它是站立著的。在一刹那後,“吽”字變成了本師釋迦牟尼的樣子。

  儀軌接下來的幾句,是形容這剛變化生出之釋迦牟尼的形相。

  身金色 右手結伏地印置右膝上 左手結定印 雙腿結金剛跏趺坐 現僧相 圓滿具八十相 身著三衣 發無量光

釋迦牟尼

  釋迦牟尼的身是金黃色的。他盤腿坐在月座上。右手放右膝上,作“伏地印”,其中指必需觀為剛觸得到佛陀所坐的月座。佛的左手作“定印”,手上面持著一個僧缽。釋迦牟尼身穿三衣袈裟,具足了無見頂、眉間白毫等等三十二相及八十種好這些佛的特徵。對這些一百一十二個佛的特徵不瞭解的行者,心中想著佛陀身相十分莊嚴美好即可。

  這個釋迦牟尼的形相,與我們平常見到的佛像相似,但卻並非一樣。佛身並非實質的銅、石或血肉凡身,而是由光形成的通明身相。這個佛身並非靜態的,而是活生生的。在他身上的每一個毛孔內,儼然便是一個佛陀的淨土。由他身上,不斷化出千千萬萬的化身出外,在不同宇宙進行利益眾生的事業,例如示現出生、出家、說法、降魔等等十二種事業,然後又應因緣回到佛身中。這些千千萬萬的化身,有些正在化現外出,有些剛完成了利益眾生的任務而歸來融入佛身,所以整個佛身之觀想,是動態的、忙碌的景況。佛的身、語、意,不同我們凡夫的身、語、意。以說法為例,佛為了利益眾生,不但可以用他的口來說法,還有能力用他的身或他的意來開示佛法,這是我們凡夫一輩連想像也想像不出來的。衲舉兩個例子:《大白傘蓋佛母陀羅尼經》,便是佛陀以他的佛頂所開示的法門內容,而並非用他的口所說的。大家極為熟悉的《般若心經》(注:有關《心經》之開示,見法師著作《甚深微妙》),則是佛入定加持驅使觀音大士與舍利弗二者作對答而成之開示。以上這兩部經、這兩次開示,都是佛陀的開示,但卻並非由佛口所說出來的,這就是佛陀以身及意開示佛法的其中一些案例。總而言之,我們應觀佛身美妙,而且不斷在以不同形式利益眾生。如果只把佛觀為像一尊死的、靜態的、冷冰冰的銅像一般,是不太好的。

  一般來說,在不作自化本尊觀想時,行者會把本尊觀在面前或頂上等地方。這兩種選擇,是沒有差異的,我們選其一即可。一般來說,在作供養觀想時,把本尊觀在面前會比較方便觀想。在作懺罪淨化自己的觀想時,如把本尊觀在自己頂上,則比較方便觀想。這二觀想之間毫無分別,我們選方便自己的觀想方式即可。如果把佛觀在頂上,則觀他在距頭頂四指橫排的上方虛空。他的大小,觀為小至一拇指、大至一前臂此二者之間的任何適當大小即可,視乎個人習慣而定。傳統上說,觀得比較小,反而易於守念不散,大家可以自行比較,多作練習,慢慢找出適合自己的最好選擇。

  現才已觀想出來的本尊形相,是由我們的心所觀想出的,稱為“三昧耶身”或“誓身”。為著堅固我們的信念及加強“我面前這尊,的確就是真正的佛陀!”這種概念,也為著大家去除“這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形相而已,並非真的佛陀!”這種動搖的疑慮,儀軌接著下來,有一個召請佛陀“慧身”融入我們所觀的“三昧耶身”的過程。佛陀其實本來就已經遍佈虛空每一微塵之中,所以並不存在召不召請、融不融入這些分別。所以,對信念強的大修行人來說,召請與否其實都是一樣的。現在所說之過程,只是為了堅定、強化我們這些凡夫的信念而設的。

 

  我們讀儀軌的有關部分:
  自心安住於定中 心間月座上有吽字 發光迎請智尊牟尼諸聖眾
  班紮薩馬紮 渣吽班嚎
  vajra samadza dza hum bam ho
  念誦上段時,我們觀佛陀心中有一金黃色藏文字立於一平臥的月輪上,月輪則是在一朵盛開的蓮花中央的。這個字放射無數光束,照至十方佛土,向諸土佛陀聖眾,祈請他們前來。當我們誦至班紮薩馬紮此召請咒時,我們要結一個召請印。

召請印


  然後,儀軌有注解小字寫著要誠心禮拜作供養,這是指在此時至心地合掌向諸佛祈請。
  念時,要作一個手印。這手印,與剛才的召請印一樣。念此字時,是在請諸佛來前。諸佛心中化出大大小小、千千萬萬的化身,隨著收回之光束,來到三昧耶身的上方,大的大如山,小的小如一顆芥子。他們每兩尊合為一尊,又再每兩尊合為一尊……最後,只餘下一尊在三昧耶身的正上方虛空中。
  念至時,我們結另一個手印,觀想這個匯合諸佛之慧身合一的一尊,正在降下入于自己原先觀出之三昧耶身釋迦牟尼身中。


  念時,又有另一個手印,此時觀慧身已入於三昧耶身當中了,但二者尚未完全合而為一。這情況,就好似照相機出了問題時,沖出來的照片,會有重疊的人影這般情況。衲再舉另一個例子,這個階段就猶如做奶茶時,在奶已倒入茶液但尚未攪拌時,奶仍是奶,茶仍是茶,二者雖而合為一杯,但尚未完全變為無二的一體。


  念至時,又要作另一個手印,此時觀慧身與三昧耶身已如攪拌後的奶茶般,再分不出奶與茶,二者已成為無二無別的一體了。


  現在,面前的已是真真正正的佛陀了。
  以上所教的,是觀出本尊之三昧耶身及召請慧身融入的部分。藏傳佛教的本尊儀軌,都是有其共通性的。我們學懂了一個儀軌的觀想流程及模式,便會很容易明白其他同類儀軌了。
  我們觀本尊頂輪、喉輪及心輪分別有藏文白om)字、紅ah)字及藍hum)字。在這堙A衲要向初學者說明幾個小節,以免除初學者不必要的疑惑。前面說過,本尊心有金黃色字,但現在卻說他的心有藍色字,這似乎有前後的矛盾,其實卻不是這樣的。白、紅、藍三個字,是所有儀軌本尊觀想共通的,只是有些略軌沒作文字列明而已。這三字,代表了佛陀及本尊之身、語、意。金黃色的字,則是此本尊之心字,就如觀音的心中有白色字或度母心有綠色字一樣。在觀想本尊具足身、語、意代表時,我們在意念堳K強調白、紅、藍三個字的觀想。在別的時候,譬如在持咒時,我們便在心中強調本尊之心字的觀想。此外,唵阿吽中的字,是有尾音的長音;前述變月輪的字,是短音;二字的藏文寫法有少許不同。

藏文om)字、ah)字及hum)字


  此時,完整的本尊已清楚觀出。初學者初時觀想一定不會太清晰,但這不代表佛陀沒在面前。要知道,我們觀想能力雖低,但佛陀的加持力卻不低。只要我們有心祈請,他就會現前加持,不論我們的觀想清楚與否。
  欲修習禪定者,可在此時加插禪定之修持,把心念系於這本尊之形相上,守念不亂。我們這樣守念,一旦分了心,又把心念挪回來而專注於觀想這佛陀上,如此修一分鐘、兩分鐘……隨力而修。一般來說,修定可以靠觀佛、觀呼吸或觀身覺受等等方法而成就,各種方法都能生出定力。可是,靠觀佛而修定,卻有額外的利益。觀呼吸而修定,固然有修定的利益與功用。但若觀佛和本尊等而修定,則既有修定之所有利益與功用,而且還額外會有念及佛陀的功德!
  以上所說,只是教授如何把禪定及本尊儀軌合修而已。不欲修禪定者,不必一定要在此時停下來修禪定。此外,在別的本尊儀軌中,欲修禪定者,也是在相應的環節,亦即本尊已觀出後而持咒部分之前,專注守念而修。在修完欲修的禪定時間後,便誦儀軌再接著下來的部分。
  儀軌中接著下來,有觀想圍繞種子字順時針方向排列的注解小字。儀軌中的小字只是說明文字,並非要念誦的內容。這句的意思是,本尊的心中蓮花和月輪上,有本尊之咒句,以環形順時針方向排列,圍繞剛才已觀出的心字字是豎立的,咒句的每個字也是豎立的,而非仰天平躺在月輪上。咒句的第一個字,剛好面對月輪中央的字。咒句是金黃色的。這些咒字,並不面對外面,而是正面面向中央字的。此外,咒句的字與字之間,不應觀為有太大的空隙。如果觀想時覺得因為咒字太少而空隙太大,便可觀有兩個相同咒句或三條咒句環繞,這樣的話每個咒字間便沒有太大的空隙了。有關順時針或逆時針方向排列的問題,常常有人搞不清楚,其實這很易學懂。基本上,只有母密部咒是逆轉的,其他咒句都是順轉。有關本尊心輪及本尊足踏的輪,除有些法門要觀日、月二輪外,通式是寂靜尊的都用月輪,忿怒尊一般都用日輪。


  唵 牟尼 牟尼 瑪哈牟尼伊 疏哈
  om muni muni maha muniye soha
  這是釋迦牟尼的咒。常用之釋迦牟尼的咒,共有三種版本,一為以上的這種,另一為唵牟尼牟尼瑪哈牟尼薩迦牟尼伊疏哈,第三種更長的則有佛的名號在前。今天所教儀軌,所載的是最短版本,我們便用這版本即可。牟尼聖人的意思。瑪哈的意思。這咒有三次牟尼,呼應菩提道次第的三士道之成就。
  在持咒時,我們可以誦一百次、一千次,總之隨力而誦,並無特定數字要求或限制。在誦咒時,要同時作一些觀想。這些觀想有許多種版本,各有其功用及意義,例如懺罪淨化、增長智慧等等。可是,我們在尚未懺淨最障前,提甚麼增長智慧是沒太大意義的。故此,衲只教授懺淨之觀想,別的觀想方式容後再說。
  持咒時,觀想釋迦牟尼的心中字及咒句,不斷湧出白色甘露,進入行者自己的身體。咒字及心字是金黃色的,甘露卻是白色的。其實這些甘露,亦可觀為黃色或紅色等,各有其功能作用,但若為懺淨的目的,則觀甘露為白色。
  甘露的湧出而入己身,有兩種觀想方式,一為如水喉般貫入身體的觀法,另一為猶如毛巾從水中取出時猛力滴水的觀法。我們用第二種觀想即可。
  我們把自己的罪業觀為污水等,病疼觀為膿血等,魔障類觀為蛇、蠍及蛤蟆等毒蟲。白色甘露入身,把上述東西全沖出了身體以外,由下部而出,就似大雨暴把街道上的垃圾全沖走似的。在念咒時,我們如此觀想不斷,如此持一陣子的咒。然後,我們再觀甘露入身,同時仍在不斷持咒,但這次卻要想著甘露是佛陀之加持,從我們的身體下部慢慢充滿自身,令自己得到佛之加持,自己的智慧、善心、慈心、悲心、菩提心、功德、壽命等全都增長了。上述此兩階段觀想,我們必須一邊持咒,一邊作觀不斷。
  在持完咒後,便完成了正行功夫。

 

上一頁 下一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