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慧明燈--佛法入門導引

 

佛壇之供置與供養

    如果我們在家修行,便應在家中有一個修持的地方,在這埵w置佛壇,日常的功課也在這堶袘w。在西藏,一般家庭都會把最好的一間房建爲一個小佛堂。在現今的 城市生活中,大家可能沒有這個條件,但可以在家中一個較清靜的角落布設佛壇及修持。這個角落或房間不拘大小,但最好是比較能坐得舒適自在、較少外界干擾的 一個地方。

    如果我們家中尚未有佛壇,在第一次安設時,我們固然要好好地先打掃一番地方。但即使我們已佈設了佛壇,在每次上座修持前,就算佛壇及修持地方十分乾淨整 潔,我們仍要打掃一下。這種打掃並非單只爲了去除外在的塵垢,而是一種具有兩重極大意義的前行準備功夫。

    打掃的外在意義是爲對聖眾表示恭敬。我們在世俗生活禮節上,遇上有朋友或貴賓來訪時,我們必定會事先把居室打掃一番,以迎接來賓及表示尊敬對方。在每次修 持時,我們都會召請佛陀等聖眾前來,如果不認真地打掃地方,豈不是說我們認爲自己的親友比三寶更尊貴?有些人會說:「佛陀早已超越了俗念,不會介意有塵或 無塵!」以這種觀念來支援自己不好好作前行打掃,是十分幼稚的想法。佛陀當然早已超越了俗念,但我們自己還沒!修行的人是我們,不是佛陀。此外,我們的修 行路上,亦依靠許多我們見不到的世間天神和護法來護持。這些護法及天神,很介意地方清不清潔。如果地方不整潔,他們便不會來護持。

    打掃的內在意義是,我們在清除外在的塵垢時,把這種功夫轉化成同時在消除內在貪、瞋、癡等煩惱心垢的修持。

    大家可能都見過寺院中的十八羅漢像吧?這十八位聖者中,其中一位名爲「小路尊者」(Chudapanthaka)。 這位小路羅漢,本來是一個極爲愚笨的和尚,就連一段四句偈子也背不懂,以致其他長老表示無法對他開示佛法。後來,佛陀釋迦牟尼親自賜他「拂塵除垢」這數個 字,並命他去打掃寺院。小路在打掃時,怎麽也掃不完塵垢,在剛掃完左邊再掃右邊時,左邊又變回灰塵满地了,在又打掃完左邊時,右邊又滿布垃圾了,這是佛陀 故意以大悲心施展神通力所致的。就這樣地,小路只好不停地努力打掃,心中念念不忘「拂塵除垢」這幾個字,慢慢便把業障清淨了。有一天,小路突然心生一疑 念:「佛陀命我掃塵,到底祂是指外在的塵,還是指其他的甚麽塵呢?」在思維此疑問後,小路便豁然開悟了,此時他的心中突然顯現了三段偈子:

            此塵是貪非土塵     密說此貪爲土塵     智者能除此貪欲     非是無慚放逸人

            此塵是瞋非土塵     密說此瞋爲土塵     智者能除此瞋意     非是無慚放逸人

            此塵是痴非土塵     密說此痴爲土塵     智者能除此痴毒     非是無慚放逸人

    這三偈的內容是說,「塵」並非指外在的塵,而暗指心中的貪欲、瞋恨及愚痴,具智的人會摒除這些心垢,而精進地追隨佛的教法。在參思這三偈的意思後,小路竟 然證得了羅漢之境界(註:此段史事可見於《增一阿含經》及《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中)。

    在上述的歷史故事中,小路尊者單掃 地修行而得證羅漢的境界,成為了今天我們所熟悉的十八羅漢之一。本師釋迦牟尼佛在世時,也曾親手打掃僧團駐錫之處。歷代的達賴喇嘛宗座,也曾很努力做打掃 之修持。所以,我們萬勿輕視這種前行功夫。有些人或許會以爲這是修行前的準備,其實這打掃過程本身就是修持。我們凡夫一輩,在坐下來修的時候,也沒可能修 得有多好。因此,前行修持及結行等,便更應被重視了。如果以「大修行人不必執外相」的原因而不重視這修持,豈不是說自己的境界比佛陀及宗座法王更高嗎?

    在打掃時,我們想著掃帚就是一把能切斷無明的證空智之劍,把外在的塵垢想爲是一切不善及障礙等,在打掃時同時心中念誦「拂塵除垢」或以上之三偈,想著自己 正在以智慧劍切斷不善與障礙,我們亦同時想著外在塵垢代表了自己當時遭遇的病患、魔障或任何障礙。如果我們受到非人、邪靈或邪術的加害,在打掃時,可想著 這些逆緣化爲毒蛇、蝎子及毒蛤蟆等,被我們掃除去。一般人在患病時,都認爲這是有細菌等外在因素導致的。其實細菌或病毒只是外緣,根本的病因是我們的業 力。在打掃時,我們亦可觀病因爲黑泥等,現在被我們掃走了。這樣地觀的話,打掃修持則會有去除病患的利益,而且十分有效。此外,修道次第的人,在修到哪一 章題時,便把阻礙我們生出該覺受的障礙想為塵垢,一併消除,譬如說你正在修敬師章題,其障礙便是不敬師的心,所以我們可以把原偈改為:

        此塵不敬非土塵     密說不敬為土塵     智者能除不敬心     非是無慚放逸人

    到修菩提心的階段,障礙便是只懂利己的自私心,所以我們改偈文為:

        此塵利己非土塵     密說利己為土塵     智者能除利己心     非是無慚放逸人

    總之,我們可以靈活地運用這種打掃心法。如果不配合心法,打掃當然只是種世俗瑣務;但若配合上心法,這打掃便是一種極佳的修行,能令煩惱息滅、證悟易生,甚至能有效地解決魔障或令病患痊癒。
把修行之處打理整潔,有五種殊勝益處:

    1.令自心清淨。

    2.令他心清淨。

    3.衆天神歡喜。

    4.造集美麗因。

    5.死後升天界。

    第一及第二種利益,是指整潔莊嚴的地方,會令自己及其他看到的人都心生悅樂。第三點中所說之天神,是指帝釋天及四大天王等。這些天神是仍處六道中的生命, 但他們之中也有信仰佛法的,而且會護持修法的人。由於他們極有潔癖,如果地方不乾淨,他們是不太願意來護持的。此外,這一點也包含了令聖衆生歡喜心的意 思。第四點是指整齊清潔能積於未來生有美麗形相之意。第五點是說,常常保持地方整齊清潔,能感召生於天界等的果報。作爲淨土行者,我們並不希罕生於天界, 但如果好好地發願回向,這一點就轉化爲生於清淨佛土之因了。

    在每天,不論佛壇及修持地方是否骯髒,我們必須起碼象徵式地打掃。這種修持所用的「法器」,在傳統上是一把掃帚,但我們當然可以用現代之吸塵機等替代。打 掃佛壇時,應用淨布清潔。拂拭佛像則用孔雀毛束起輕輕拂拭,不要用手去直接觸摸佛身。這打掃方法也可用在日常清潔工作上。如果能依此方法去做,則一切凡俗 的清潔工作,都轉化爲內心上之修持了。

    佛壇是我們積聚功德的一種工具及媒介,所以我們不可輕視它的佈設。佛壇不需太大,也不需有太多的佛像,最重要的是要佈設依規矩及莊嚴整齊,所以沒必要誇張 地把家中佈設成一座寺廟似的。我們在看電視新聞時,常會見到各國開議會時的片段。在這些會議中,誰坐哪位置都有所講究,不容有錯。在佛壇上,也是同一道 理,佛像的放置各有其位,不能讓佛與菩薩等如同去流行歌星演唱會般自己找地方坐。如果胡亂地把一大堆佛像堆在一個佛桌上,反而會生出罪業。

    我們安設佛壇,要有聖衆之身、語、意代表物。這些物品,雖然並非真正的佛陀,但能令我們藉著觀看、敬慕及供養而生出功德。一個有證悟的行者可以不需要這些象徵物,但是初學者就需要佛像提醒我們與覺悟者的連繋。

    佛身以佛像代表,我們應至少供一尊本師釋迦牟尼像或其圖片,這是因為祂是現今佛法的本源。此外,我們應供一祖師像或圖片在本師之前方,以敬歷代 師承。如果我們欲加供彌陀、藥師等佛像,應放在本師像的兩側同高度位置。漢人特別喜歡供觀音、地藏、文殊及大勢至大士像。這些大士其實早已成佛,但在本師 示現之年代,為了正法之弘揚,祂們以佛之八大菩薩弟子的形相示現,故此我們把祂們視作菩薩而尊敬,其像應供於佛的外側或較低少許之位置。如果欲供護法,應 處更低位置。佛壇上不應供奉世間天神。天道之衆生尚未脫生死,也未斷煩惱,所以不堪當我們之依止對象。他們與我們一樣,你供養他們會得到一點好處,得罪他 們時他們就會生嗔心而加害我們。供養他們頂多只能得些眼前的小利,並無琱[之利益,所以我們不應依止天道衆生。若必定要供養世間神祇也要分開放,不應與佛 像放在一起,也不應對他們生起依止之心。如亦供祖先靈位,不應放在佛壇上。

    在挑選佛像時,我們應挑按照傳統尺度比例而造或畫的形相,而且要選令自己心中油然生歡喜心的,這樣會對以後自己日常觀看時很有益處。在請購佛像時,我們要 小心自己的言行,譬如我們不應說「這個佛很醜!」之類的話,而應說「這尊像的工藝水準不高!」,以免在不經意間便積下口作之不善業。同時,在請購佛像時, 若價錢不合,頂多去別處看便好了,不應說出像「這釋迦佛哪值這麽多錢呀?」一類的話。這些事看似是小事,但其實它們反映了我們是否真的視佛像爲佛之代表。 在現今的商業社會,市面上有許多製造不如法之造像,挑選時要小心留意其身相比例是否如法。在請購好佛像後,應當找寺院僧人代爲裝脏及開光。有些人以爲爲佛 像裝脏是西藏的傳統,其實不然。在佛經上,清楚教示了裝脏的材料、方法及其必要性(註:見《佛說造像量度經》)。另外又有些人以爲開光是指由高僧大德們 「加持」佛像,這是很荒謬的說法。即使是高僧大德,自己也天天在祈請諸佛加持。只有佛陀來加持我們,哪有反過來由我們去「加持」佛陀的道理呢?所謂「開 光」,其實是勝住儀式,亦即依傳统請聖衆降臨住在像中之意。在開光以後,我們必須把佛像視爲真正的佛陀,不應以世俗衡量價值之目光來對待佛像,譬如說買了 個金佛像,就把泥佛像抛棄送走等等。我們也不應用手指直接觸摸像身。在非必要時,我們不宜移動佛像。在必要時,我們則應隔著淨布捧起佛像,而不應以手直接 觸碰。在清潔佛像時,用一束孔雀毛輕輕拂拭就行了。有些人喜歡把把佛像供在玻璃盒中,這也是極佳的做法,可以防止佛像沾惹灰塵。但是,有些人却又擔心佛像 會呼吸不了或「吸」不到我們上香的供養等,又再畫蛇添足地在玻璃上切割一個「呼吸孔」,這却是一種很無聊的做法。佛像代表了具圓滿力量之佛陀,又怎麽會窒 息或因一層玻璃之隔而「吸」不到供養呢?這樣做只是反映了我們對佛陀之圓滿能力存疑。事實上,不論是佛陀或造像,都根本不需要我們凡夫所作之供養。我們作 供,爲的是自己積集成佛之因而已,並非爲了滿足佛陀或佛像之需要。

    佛像之右面,亦即我們面對佛壇時之左方,應放一部《大品般若經》、《聖妙吉祥真實名經》、《菩提道次第廣論》或其他任何一部佛經之梵文、漢文或藏文印本, 以代表佛的語。《大品般若經》爲諸佛之究竟教義,《菩提道次第廣論》爲一切佛所教之精華。佛經與論著並非佛法,但它們代表佛法,故且我們以佛經表義佛之 語。三寶中以法爲最上依止,因爲我們是透過奉持佛法才能成佛的。嚴格上來說,我們可以把經書放佛像及佛塔上,但不能把佛像放經書上,因爲法寶爲最上依止, 尤甚於佛寶。以上並不是說大家要把經書放佛壇的佛像頂上,只是解釋即使這樣做也並無不如法之處而已。把經書放下面墊高佛像是不如法的,二者雖同爲聖物,但 經書所代表的法在定義上比佛寶更爲神聖。

    佛意以一座小佛塔代表,放佛壇之右,亦即本師像的左手那一邊。

    佛壇是我們藉以積集功德的「工具」,我們必須謹慎重視。我們應每天對佛像恭敬瞻視一眼,並恭敬頂禮三次或更多次。我們勿說「這些佛像我早就看熟了,何必天 天再看?」這種話。佛陀有一位心子叫「舍利佛」,這位尊者在過去生中,曾是一位郵差。有一次,他在旅宿一破廟時,無意中見到過去佛的壁畫,便心生歡喜地發 願:「如果我在未來能得見這麽偉大的人物多好呀!」因此發願,舍利佛便積下了成爲釋迦本師身邊弟子的因緣。在日常見到佛壇時,我們也應恭敬合掌躬身。

    這些代表佛陀的物品,即使不信的人看到也會得益。只要不信佛的家人不抗拒,我們在家中設佛像等,對他們也有益。若我們在家堥悕^佛像的話,最好能向父母和 其他家庭成員或朋友作少許介紹,譬如怎麽在佛像前獻上供品或禱告等。即使在許多傳統的佛教國家中,佛法似乎有衰退甚至消失的現象,在介紹佛像時,若同時略 講佛教史和佛法大意,對聽者會有大益處,也避免日後家人因誤解而生出反感。如果家人十分抗拒,我們則應善巧地處理。

    對諸佛、三寶作供養,能令我們得到廣大功德、積集成佛之資糧。供品可以是任何美好的物品,種類繁多,不勝枚舉。一般來説,我們可以供上水、花、燃香、明燈及食品。它們各有其吉祥的表義。

    供水是最容易不過的供養了。由於它隨處可得,並不費甚麽錢,所以我們肯定不必透過種種不良手段才得到它,這確保了供品來源之清淨性;又因為它並不值錢,我 們在供奉時恐怕不易生出吝嗇、不捨的心,這確保了供養心的清淨性。最好的優質水,具備八種特性,各有其吉祥表義:水的涼性表義持戒清淨;甘味表義享百味 食;質輕表身心壯健;性軟表意念柔順;清澈代表心明;無臭表義無障;益喉之特性表語妙;養胃的特性表義無病。在供水時,我們按喜好供一杯或幾杯清水或依西 藏傳統供上七杯均可。在上供時,不應把空杯放佛壇上才倒水入杯中,而應先在杯內放一點水,在供桌上放好位置,再以壺添滿,這樣可避免空杯作供的不吉祥緣 起。用壺把水添滿時,不可胡亂地倒水,而應用雙手像為皇帝供茶般恭敬添上。添滿水的杯,水位不應離杯緣多於一顆米粒的粗度,但亦不可過滿而溢出。此外,如 果供奉一杯以上,這些水杯應整齊地排成一條直綫,杯與杯之間距離一顆米之粗度,即不過疏,亦不緊貼。在西藏的傳統是,我們在早上供上新水,在下午近黃昏時 把水供撤下,翌晨再上新供。在現今的城市生活中,大家或許會很晚才回家,故此只好在晚上撤供了。倒出水的空杯不應放在供桌上。這些供杯,我們只用作供佛用 途,自己不可使用,供完佛的水可以自己飲用。

    供花可以積集於未來生相貌莊嚴美麗的緣起。花可以採用鮮花、假花或整盤的盆栽,只要別供本身有毒性的花即可。

    燃香必須用無化學原料在內的配方,如純檀香或沈香的粉或木條均可,許多藏香亦適合這用途。供香為的是供香氣而不是供黑煙,所以我們不必把香爐放在太近佛像 的地方,而應把燃點了的香在供桌前略為熏揚一下,再把香爐置較遠的地上,這樣便不會把佛身熏黑。佛陀的鼻根非同凡夫,絕不會因香爐放遠了而受不到供養,所 以大家不必有此幼稚的顧慮。漢地的香爐常常印上經咒,這是很不合乎傳統的商業做法,大家千萬不要買。要買香爐的話,應選沒有印上佛像、經咒的簡單類型。此 外,漢地賣的電香支是幾根閃爍、像香的東西,並無供香氣的意義,而且閃爍不定的光明也是一種不佳緣起,大家避免為宜。

    燈供的目的是為了供上光明,它的緣起是於未來生具有智慧及眼目明亮等。如果供的是油燈,應用較優質的燈油及調較燈芯長度,以保燈光明亮、無煙、光明顯金黃色而非色及不閃爍。供燈之主旨是供光明,有些人喜歡供用電的燈,這亦沒有不合乎傳統的地方。

    供食應用素品,例如水果或任何以三甜三白物(註:即白糖、黃糖、蜂蜜、牛奶、酸奶及牛油)製成的食品等。供品必須是自己能力範圍內買到的較佳品,而非自己也不願吃的過期食品。食品不一定要天天換,但在水果等不再新鮮時便應更換了。

    供佛是為了我們自己積集功德而做的,並非諸佛希罕我們的供品,所以我們必須認認真真地擺置供品。以上所說的種種供品,我們不必全部供齊,但卻要注意必須放 置得十分整齊莊嚴,不可像是把東西施捨給乞丐或畜牲那樣地丟在桌上亂放。供品必須排爲一列,各有一顆米之距。在排供時,必須恭謹如爲皇帝奉茶一般。事實 上,這個譬喻一點也不誇張。皇帝與佛之間,絕對是佛更偉大。對皇帝奉茶尚要恭謹十足,何况供佛呢!排供的規矩,亦有其內義。好好地去做的話,能具足吉祥因 緣;反之則積不好的緣起。供品排直表義心直;供品間距離太疏會積與上師、佛陀及正法分離之不吉緣起;供品間距離太密則有心滯之緣起;供品放杯中太滿,有持 戒不嚴之緣起;供品不滿杯則有缺乏資財之緣起;排供時不嚴謹而把供品放下時有聲,則有心不平靜之不佳緣起。擺放莊嚴是爲了自己積聚功德而做的,而不是做給 別人看,這是自己的修持。

    在放好供品後,我們可以增誦「供養雲陀羅尼」,因爲這個咒能令供養之功德增長。咒是 :

    唵 南摩 爸嘎哇爹 兵渣 沙哇 趴玛 打辣 他化嘎他呀 阿啦哈爹 三日三仆达也 他地呀他 唵 兵渣 兵渣 

    玛哈兵渣 玛哈铁打兵渣 玛哈必打兵渣 玛哈仆地切他兵渣玛哈布迭 曼多巴三 打玛辣 

    兵渣 沙哇 卡玛 阿哇勒那 必疏打辣兵渣 疏哈 

om namo bhagavate bendzay sarwa parma dana tathagataya arhate samyaksambuddhaya tadyata om bendzay bendzay maha bendzay maha tayda bendzay maha bidya bendzay maha bodhicitta bendzay maha bodhi mendo pasam kramana bendzay sarwa karma awarana bisho dana bendzay soha

    然後我們恭敬頂禮三次,再誦皈依文三遍,便完成了上供,這時便可忙別的事了。

    有些人擔心萬一忘了供養會遭佛陀責罰,這是不必要的顧慮。諸佛根本不需要我們的凡俗受用品,亦不會因行者漏了供養而發脾氣。

    剛才說過,供品不拘種類及數量之多少,但我們卻要注意供品之來源清淨及供養心之清淨。甚麽是「來源之清淨」呢?這是指供品並非由如殺生、偷盜等十惡業而得 來的。別人雖不知我們壇上供品的來源是否清淨,但我們自己心中有數。如果不作惡業便得不到供品以供佛陀的話,寧可只供清水或索性不作供,這樣反而會更令佛 衆歡喜。這其中只有一種例外情況,譬如說你作了某惡業,現在十分痛悔,便在佛前懺罪,把造作此惡業之得來品供上,發誓不再犯同等惡業,在這種情況下HB來源自惡業的東西倒是如法的。

    有些人興供是爲了讓別人知道他有財,或爲了讓人說:「你真是個大居士!」等等。以這種心作供,即使供養許多錢,利益也極爲有限。以求名利的心作供的人,作 供後更可能因別人讚美而致貪念更盛,這比不作供更爲糟糕。此外,供養本來只取决於內心,而不拘供品多少,但本有能力者如爲了吝嗇而只供少許,也是不好的。 「供養心之清淨」正是指作供時心中沒有這類吝嗇、後悔、不捨得或爲求世間名利等心態。正確的供養心,是爲了利益衆生而願成佛之心,亦即菩提心。我們爲了成 佛作供,以積聚成佛之因。在作供時,我們必須用這種動機來供養。小乘發心的行者,爲了積集出離之因而作供,這也是如法的。在作供時,我們應心生歡喜,爲了 衆生、爲了成佛而作此善因。

    在佛陀年代,舍衛國有一個女乞丐。有一天,城堛漱j王、大臣及貴族等興大供養,她便也想對佛陀作供,但苦於無錢,所以便只好以行乞所得之一錢買油,供了一 盞最小的燈。她在作供時發願:「但願我於未來能具大智慧,以滅除一切眾生之愚昧!」這盞小小的油燈,便與許多由國王及富人等所供的大油燈放在一起了。在供 燈翌晨,佛陀的大弟子目犍連巡更經過,發現全部大燈都早已油盡燈枯了,這小燈卻光明依然,猶如新供的一樣。目犍連便想:「天都亮了,燈還亮著幹甚麽 呢?」,於是便以手搧燈,燈卻不滅,祂改以衣袍搧燈,燈火還是不滅。在目犍連不明所以之際,佛陀剛好走過,佛向目犍連說:「這燈是一個具『大心』的人所供 的,儘管你用四大海洋的水來灌,或以巨風來吹,也不可能把它滅掉!」由此可知,如果供品來源清淨,供養心亦清淨,以欲利益一切眾生之菩提心上供,即使供的 只是很小的東西,也能積無量功德。為甚麽呢?這是因為眾生之數目無量,以致功德亦得以乘大無量倍之緣故。反之,如供品來源有問題,或供養心是為了出名或一 己私利,則不論供品有多大、多好,所得功德十分有限。

    大家不需懷疑佛到底會不會應請而到臨受供。諸佛之悲心無等,力量也無等。祂們不是凡夫,不需要用轎車接送,只要一起念作供,祂們就臨前受供,甚至沒有召 請,諸佛也一樣在面前,因爲諸佛其實根本就同時遍佈一切時處,只是我們因業力蒙蔽,無法見到祂們而已。在佛陀住世時,有一個國王的女兒天生醜陋無比,令國 王十分憂心,不敢讓公主出外,又不能把他許配予鄰國之王孫貴族。後來國王強迫一個大臣迎娶公主,大臣在沒法之下屈服了,但他把公主鎖在一個木櫃內,只把食 物定時通過櫃上之小孔餵食。大臣的友人及同事都十分好奇,大家都以爲公主必定國色天香,所以大臣才不願被人看到她的美色。有一天大家忍不住好奇了,就借故 把大臣灌醉,偷了他的門匙來看一看這公主。一看之下,大家都嚇了一大跳,原來公主的皮膚好像蛤蟆那樣,大家都嚇跑了,從此大臣就更加嚴禁公主與外界有任何 接觸。有一天,佛陀與衆弟子來了這國土,所有人都去供養及瞻仰佛容。公主聽到消息後很傷心,想著自己不只天生貌醜,還十分福薄,無緣供養佛陀,心中很想要 供養佛陀。突然間,她透過小孔看到櫃外金光萬丈,發現佛陀不知怎地就已經站在櫃門外了,光明正是佛陀的袈裟放出來的。原來是釋迦如來應她心中之祈請,以神 通現化在她面前。公主就對佛陀作供養及禮拜,佛陀也加持了公主。這件事發生以後,公主的身體起了奇妙的變化,好像蛇脫皮那樣,外面之粗糙皮層裂開脫掉, 面是很美的皮膚。大臣後來當然很以這妻子而自豪,就放了她出來,也允許她出外與國民見面了,這公主之美貌從此成爲該國佳話。這是佛經上的一段記載,從其中 可以知道,只要衆生誠心迎請,佛陀等聖衆的確會來臨加持,所以我們不需生疑,也不必擔心請不到佛祖到臨受供。 

 



上一頁 下一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