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慧明燈--佛法入門導引

 

皈依三寶之意義

    在無始輪迴中,我們現今有機會得到了圓滿的人身,若再有機會皈依三寶,並依循皈依學處做人,這一生便變得極有意義了。 

    甚 麽叫做「皈依」呢?我們應當知道,「皈依」並非單指一次性地參加皈依儀式,亦不單指口頭上唸誦皈依偈。「皈依」就是把我們的命根至心託付、一心依止的意 思。在世俗上,有些人托賴錢勢及名位等。在宗教上,有些人皈依三寶,但也有人皈依世間天神,乃至龍族或餓鬼道衆生等。在這堙A我們所說之皈依是指以正確的 皈依態度而皈依正確的皈依對象。許多漢人一聽到「皈依」這個名詞,便以爲是指一個儀式,其實這是指依止之心態。正確的依止是入佛教之門的門檻,所以它極爲 重要。我們是否三寶弟子,正取決於是否有所皈依。有些人常常去佛寺參拜,自己也看一些經論,心媢鴾T寶也多少有些信仰,這也可稱爲信仰佛法的人了。可是, 在沒至心皈依前,他們的功德是間斷性的。在他們行善時,例如在布施或誦經時,固然有功德,然而這功德的積聚在布施或誦經完成時便告暫停。如果有上述的敬信 心,再加上至心地皈依三寶,則功德會二十四小時不斷增長,即使在我們休息時,由於未捨皈依,這功德仍會繼續增長不停。在睡前,如果我們憶及皈依的對像,即 使在睡眠中也會積長功德。只要我們不捨依止、不違皈依的各學處,這皈依之功德的增長會延續至我們成就佛境為止。甚麼才是捨棄依止及違犯其各學處呢?如果我 們有一天對三寶不再信任、認為因果教法及業力等俱不存在,這就等於捨棄了依止。譬如說,大家在今天這下午至心生起了依止,但在後來,朋友說三寶並不存在、 世上也無因果這回事,我們信心動搖了,對三寶的依止退卻了,這就是在一刹那依止而下一刹那捨棄依止的情況。總之,只要我們不捨依止,這皈依之功德會不斷增 長乃至延至未來生。這也等於是說,我們在今生死後,不會墮入三惡道。 

    判 別是否真正佛教徒,要看有否真正的心皈依,而真正的皈依,端賴有否生出正確的皈依動機。若缺了動機或缺了清淨而正確之動機,我們的皈依便非如法的皈依。合 格的皈依因有三重。下者知道人死不如燈滅,而經觀察又知來世處境似乎不妙,便思慮:「誰能救我!」他們明白到唯有三寶能救助他們於三惡道厄運之能力,以此 心尋求庇蔭,這是下士之皈依因。中者見苦諦及集諦與十二因緣等,便明白到就算能生於三善道,仍然並不夠徹底及安全,所以他們欲求解脫。誰有能力令他們脫出 六道呢?唯有三寶可以!故此,他們以這動機作爲皈依因。最上根者見衆生苦而心生不忍,欲求最上之智慧、悲心及能力來救助度生。為著這目的,他們必須依賴三 寶而求成佛,這是大乘之皈依心。以上三重皈依心的動機不同。修持皈依的人,依自己根器及心量大小,而有不同的皈依因。此外有些人,只是爲了求財、求子女或 求健康的心去皈依三寶,甚至有強盜為求搶劫行動成功而禮拜、上供及皈依三寶的,這些都非正確或合格的皈依動機。只有前說三種皈依因之任何一種,方為合格的 皈依因。 

    剛 才講過,皈依的因有分爲合格的及不合格的,被依止之對象亦然。在世俗上,如果我們尋找某人求助,首先必須認定他有能力和願望救助我們。對方若根本無能力或 者有能力但不願施助,便不是我們求助的理想對象。如果我們有正確及堅定的皈依因,卻依止了沒有資格或能力的對象,仍然不可能得益。我們已說過了三重合格的 皈依因,現在說堪作我們的依止之對象。 

    許 多人喜歡見廟便拜,以爲這樣便會多福無難,這是十分笨的做法。天神等雖然福報很大,而且也有少許賜福的能力,但他們並不能救助我們的未來生,而且也不見得 一定願意為我們的現世賜福。如果我們剛好能討得天神之歡心,或許的確能得到少許有限的好處。明天他們不願意賜福了,便可能隨意地加害我們。再説,天神連自 己的未來生也照顧不來,如何救助我們呢?至於龍王等,牠們本屬畜牲道衆生,其能力十分有限,所以亦不堪作至心依止之對象。至於惡鬼類等就更加不必多講了。 對於旁門左道的事物,我們宜少接觸為妙。至心依止鬼道衆生的人,在今生能得多少利益是説不定的,但卻種下了因緣在死後淪爲鬼道中之小嘍囉衆。此外有些人, 雖不依止上述對象,但他們只依止三寶中的一寶或其中一員,譬如說有許多信奉民間信仰的漢人便一心依止觀音大士或彌陀,卻連三寶是什麽也不知道。他們這樣做 亦能得到許多利益,但卻不能得到最圓滿的好處,因爲單單皈依三寶中的其中一寶或其中一員,雖足以令我們脫離現世中之劫難,但卻並不足以令我們離三惡道、解 脫乃至成佛。值得我們至心生生世世託付的對象,是佛、法、僧三寶。這並非說我們單單皈依三者之一,而是必須對祂們全都依止,缺一不可。 

    有許多人自稱皈依三寶,但卻搞不清楚三寶是甚麽,所以現在我們討論一下三寶到底是甚麽意思。佛陀的梵文是Buddha, 意為「覺悟者」。佛陀是斷一切過及具一切德的完美導師,具有圓滿的智慧、悲心及能力。本師釋迦牟尼佛曾在二千多年前的印度,弘傳了我們現今所信奉的佛教, 所以祂是我們佛教的創始人。可是,皈依佛寶並不狹指皈依釋迦牟尼,而是指依止過去、現在、未來的一切佛陀。世間的佛像雖非真佛,但代表了佛寶。法的梵文是Dharma,乃指一切教法。佛經雖非真正意義上的法寶,但它們代表了法寶,而且能令我們最終證得法寶,所以它們是住持法寶。法寶是三寶中最主要的依止對象。僧伽的梵文是Sangha。僧寶可分爲勝義僧寶及世俗義僧寶兩種,前者包括菩薩、辟支弗、聲聞、羅漢及出世間護法等,後者乃指四位或以上之具戒凡夫比丘團體。 

    在 三寶中,法寶是佛所教及所證之法,僧寶是修持法寶的僧侶。所以,如要確定三寶是否堪以信賴依止,主要必須看佛陀是否真有能力及是否有過人之處。前面已說 過,自身亦難保者肯定無能力救助別人,但佛陀卻是斷除一切怖畏之自在者。佛陀不單自己已離怖畏,而且有圓滿能力引導我們亦脫離怖畏,亦願意引導我們,絕不 偏心。對乞丐、妓女、屠夫及大罪人等,佛陀都一視同仁地巧作教導。佛陀的圓滿身相有三十二相及八十種好共一百一十二種特徵,例如無見頂及眉間白毫等。我們 並非只因這些身相奇妙而讚嘆,而是因爲它們之中的任何一項,皆必須經許多劫之修持方能獲得。在佛説法時,其聲美妙吸引,不論遠近皆可聽清,聽衆聽到佛陀以 聽衆各各所熟識的方言説法,而且所說的更是適合個別根機之恰當教法。如果今天佛陀在這類説法,便不需翻譯員及擴音器,四川人會聽到佛陀以四川話開示,北京 人會聽到佛在說北京話,不論坐得遠或近,佛的話音一樣清晰。此外,下根的人會聽到佛在講適合下根理解及修學的法,中根者聽到中根之法,上根者則聽到佛在說 上乘之法。這就是佛陀與凡夫的分別。佛陀的意充滿悲心,不分親疏。此外,佛陀的意是遍知智,譬如說我們在五臺山、北京、上海、成都及四川各取少許砂土混在 一起讓佛陀看,佛能把它們分開,並說出:「這顆砂是五臺山的中台一樹下所取的,那顆砂是北京雍和宮前馬路邊上取的……」 等等而作辨別。沒有什麽是佛陀不知道的。佛陀的身、語、意,不斷地為衆生而作利益,而且這都是自然而發生的。因著正法,衆生才賴以斷除一切過失、修足一切 功德,最終成佛。佛陀之偉大及圓滿,全賴法寶所賜。所以,法寶之功德恐怕不必多作解釋了。菩薩、羅漢等的功德不可言盡,譬如說祂們能化身千萬而利益衆生 等。在佛經中,常常會讀到佛陀之羅漢弟子如何在一座講法中便令幾萬人同時見道的例子。由於上述原因,我們知佛陀有能力及願意幫助我們,所以其指引之道路 —— 法寶,及同走此路的僧寶,值得我們一心信賴。 

    在皈依儀式中,我們必須從歡喜心去纳受皈依。如果不知皈依的利益,我們卻難以生出歡喜的心。所以,我們當知道皈依三寶的利益。皈依的利益十分廣大,我們不可能一下子把它們盡說,故此分八點來略說: 

    1) 在皈依後,我們正式成爲了三寶弟子。

    (2) 皈依為受戒之基礎,受戒及持戒是功德的基礎。只要我們皈依了,便有資格在以後進一步求受自己能持守的戒,藉以積聚功德。

    (3) 因為依止了三寶,尤其是正法,我們便會依因果等教法而戒惡行善,所以罪障便會自然消退。

    (4) 罪障與功德及福報就如蹺蹺板般,此增則彼弱,此弱則彼增。在皈依後,由於罪障消退了,功德及福報便會隨而增長。

    (5) 由於罪障少了而功德增長了,我們一切所願便會自然成辦。

    (6) 我們一生中,常會有地、水、火、風的災害及野獸、非人、盜賊等之加害,亦會受種種煩惱等痛苦所煎熬。在至心皈依三寶後,這些違緣皆不能加害我們。

    (7) 只要有決定性的依止,尤其是在死前一刹憶及三寶,我們便不可能在下生落入三惡道。

    (8) 一旦依止了三寶,我們便踏上了成佛之路,決定最終成佛。

    在皈依三寶後,有些事是我們應作的,有些事是我們不應作的,這些稱為「皈依學處」。皈依學處分為三寶共同的學處及不共各別學處。共同學處是皈依三寶後該守 的行持;不共的各別學處是指因為皈依了三寶中的某一寶而該作或該戒的事行。各別學處針對三寶中的某一者而講,共同學處是普遍適用於三寶之總體的教授。

    在不共學處中,分為該戒除避免的事及該奉持的事兩種。該避免的事行稱為「遮止學處」;該奉持的事行稱為「成辦學處」。

    遮止學處有三條,分別與佛寶、法寶和僧寶有關。

    (1) 因為皈依了佛,我們不宜再依止世間各種天神、土地公及龍族等等。這些生命形式,不過是與我們一樣的凡夫而已,並未超脫生死,所以絕無能力利益我們的未來 生,亦不堪作我們的依止對象。這些凡夫眾生,的確有少許能力,但卻並無像佛陀般的德行及悲心。在我們供養這類眾生時,他們或許會給少許世俗上的好處給我 們;但一旦忘了供養,他們可能像人類一樣小器,馬上便會反臉、施害我們。如今的人,常常會說如「我既皈依三寶,但我亦皈依道教。它們都是同樣導人向善的宗 教嘛!」一類的話。作爲三寶弟子,當然可以尊重別人的信仰,但若同時亦依止別的宗教或對象,則有違本來對三寶之依止。作為佛教徒,我們亦不宜與父母及家人 不協调。如果你的家族一向有祭天、祭地等傳統,我們亦可以參與供養。在供養時,我們應以同輩友人的心態作供,奉上水果及茶等,請他們給予世間順緣或起碼不 要加害,但我們不可以由心依止,否則便積下了因緣於未來生為他們下屬,而且亦違犯了皈依佛的遮止學處。

    (2) 既皈依了正法,我們便要依止佛陀的教法行持,不應作與佛法相違的事。在正法中,最中心的基礎便是不傷害其他性命,包括昆蟲等。所以,我們至少要做到不殺 生。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當然少不免會在無意中踩死昆蟲等。在我們小心愛護生命之餘,若無意地踩死了昆蟲等,並不算違犯了皈依法寶的遮止學處。但如果我們有 心地殺生,便違犯了這學處。譬如說去餐廳時,我們親手指著一尾魚,叫餐廳為我們殺死及烹调,吃時覺得十分滿意,這便是圓滿的殺業。自己不殺而叫人代殺,果 報比自己親手殺更重。漢人喜歡去海鮮餐館用膳,所以大家尤其要小心,決不可直接參與殺生。不吃素的人,只可食用已死及非為自己而殺的肉。有些地方的文化 中,不單把動物殺死,更以殘忍的方法殺害,例如慢慢放血、活活地把它們曬乾或活蒸等。由於這種殺法令眾生受的痛苦更大,此殺生的業力及果報亦更大。如果我 們不單自己戒殺,而且更教人戒殺,對自己、該人及其他眾生都有甚大利益,而且更會令自己長壽。

    (3) 既皈依了僧寶,我們便要避免與罪友來往。這一點在現今社會極難做到,但衲身為師長便有責任這樣地教授。甚麼是「罪友」呢?「罪友」並非甚麼三頭六臂、頭上 長角的魔鬼,而是那些教導及引誘我們傷害眾生、不依因果的人。在初皈依時,由於我們自己對三寶的依止未夠堅定,很易受人唆擺,所以必須小心保護自己的依止 心。一旦有了真正的依止心後,我們就不怕別人的不良影響了,甚至以後還要以悲心去引導他們向善。「有真正的依止心」的定義是甚麼呢?在古印度有一座很大的 那蘭陀佛教大學,學校內有很多學僧。有一次,伊斯蘭教軍隊攻佔了該地,軍人守在門外包圍了大學,命學僧一個一個挨著排隊走出來。在門口,學僧被給予選擇 權,要命的便要發誓放棄對三寶的依止,要堅持三寶弟子身份的便馬上處死。在這情況下,如果你寧捨命亦不捨依止,這便是「有真正的依止心」了。在日常生活 中,我們不但不可真的放棄依止,甚至在開玩笑中說說亦是不恰當的。

    成辦學處也有三條,分別與佛寶、法寶和僧寶有關。

    (1) 既依止了佛陀,便應對任何佛的形相視為真正的佛,不論其為金的、銀的、泥的或紙上印的。我們不應把佛像當貨物般售賣或典當,亦不可視之為世間財寶般而把金 的放在壇中央,把泥佛像擱在一旁。既然這些都視為真佛,便不分金的或泥的了。此外,我們不可不禮貌地以手指佛像或佛畫等,亦不可把佛像或佛畫等放地上。在 評論佛像或佛畫時,我們應小心自己的用詞,只可說:「我覺得這彌陀佛像的雕工不太高明!」等話,而不應在不留意間說出:「這彌陀真醜!」一類的話。

    (2) 法寶乃三寶中的正依止對象,所以它比佛寶及僧寶還要高。既依止了正法,當視一切經論爲真正的法寶,不可放地上或在其上跨過,亦不可賣經書以糊口。在現今年 代,很多寺院也以售賣經書作爲僧衆的生計,這是很大的錯誤。在西藏曾有一富戶延請一僧到家中作法事,並對高僧供養飲食。在晚上,高僧突然全身疼痛難當,自 覺此並非尋常病痛,便以神通觀察,竟見無數的經字在肚中穿插!高僧向他的本尊觀音祈請,觀音現身向他說:「你今天應供時所吃東西,乃富戶賣經所得。幸好你 業障輕,此業馬上顯現爲輕微之果報。如果換了是業重者,此不善業不馬上輕報,而會在來生招致極重之果!」由此可見,即使無意中犯了這類業之後果亦很嚴重。 此外,有些漢人習慣用經書把佛像把經書放佛像墊高,這也是不正確的。法寶乃三寶中的正依止對像,所以它在定義上比佛寶及僧寶還要高。嚴格來說,把經書放佛 像頭頂是沒錯的,但把經書用來墊佛像卻違犯學處。

    (3) 既依止了僧寶,必須對其尊重。四位凡夫比丘僧在一起,我們必須視為住持僧寶。所以,我們不但不可不敬僧眾,就連在地上的一角破袈裟亦不應跨過。

    除了以上六條不共學處,我們也要依止共同的學處。共通學處共有六條。

    (1) 皈依後,我們應每天想念三寶功德。

    (2) 在每次飲食時,我們應在心中首先供養三寶,然後方進食。這是爲我們己積累功德及爲表尊敬而作的,並非佛陀等需要飲食或稀罕我們的討好。

    (3) 在日後,我們應隨自己的能力引導他人學法。

    (4) 皈依後,我們應日三次、夜三次想念三寶功德而誦唸皈依文。皈依文有許多版本,最簡單的版本莫過於「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這三句了。

    (5) 不論我們做什麽事情,都應該至心依賴三寶。

    (6) 上至生命受到威胁的情況,下至隨便開開玩笑的戲言,我們都不能說我們放棄對三寶的皈依。

 



上一頁 下一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