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法洋》-- 《菩提道次第廣論》釋義開示

 

依止師長之正確方法

在我們經過謹慎的觀察後、尋得符合條件的一位或多位師長時,應該如何承事依止呢?這個問題分兩方面來講,一為正確的心中依止態度,另一為在具體行為上的承事方法。

 

在心中依止師長

現在首先講心中依止的正確態度。這要分為三點來講,第一為依止態度,次為對師長生信心,三為常念師長恩德。這些開示並非藏傳佛教所發明的,而是出自《華嚴經》等佛經中開示。

 

依止態度

在《華嚴經》中,說及弟子應以九種心來對待師徒關係。

首先,弟子必須有孝子的心,對師長猶如孝順父母一般,處處聽話順意,永不忤逆師長。

第二,依止心要似鑽石一般堅固,永不能被摧壞。譬如當有人對我們的師長譭謗時,我們的信心亦絕不退減,這就是“似鑽石”的心了。

第三,我們要似大地默默承受任何負荷般,對師長的任何事情都默默負起。在約一千年前,西藏有一位密勒日巴(Milarepa)大師。大師在初學法時,其師瑪爾巴(Marpa)見他有很大的潛質,但卻同時也有極大罪業,便故意叫他建造一座九層大樓。密勒日巴並未因此退縮,反而天天以背扛石上山建屋,以致肉破見骨,最後終於建成了師長所要求的大樓。這座大樓的遺跡,在一千年後的今天仍然屹立不倒。密勒日巴的態度,便是這種“如大地的心”之典範了。

瑪爾巴大師                  密勒日巴大師

第四,我們要如群峰拱圍須彌山般,始終不變搖。

第五.我們要視自己如僕役,任勞任怨,即使師長命我們做倒糞等低下工作,我們亦應樂於從命。

第六,我們應自視為卑下,不可貢高我慢,甚至以為自己比師長的修行還高。

第七,我們要有《華嚴經》中所說的“門犬心”。什麼叫“門犬心”呢?這個名詞其實並非侮辱性的字眼。我們觀察小狗被主人打罵時,它們從不會因瞋恨而反咬主人,它們頂多只會暫時逃跑。在被主人發脾氣趕走時,它們亦不走遠,頂多在附近溜達一會兒,待主人氣消了,它們便像沒事似地回家,也從不把剛才的事懷恨在心。我們作為弟子,也應有這種態度。師長責駡時,我們不懷恨於心,也不應存有顧全顏面的心理。

第八,我們要像橋樑一般,任何難行的事亦勇於承擔。

第九,我們應像船舟載人過河般,來來去去、日復一日地重複著同樣的事師工作,永不厭累。

 

對師長生信心

在佛法修持中,上師之地位極為重要,故此對師長之信心為一切修持的根本,亦為一切成就的種子及靈魂。如果已建立了師徒關係,卻對上師無信心,所作修行便猶如燒壞了的種子,絕不會發芽生長。故此,除了上述的依止態度外,弟子還應對上師生出信心、視師為佛陀。在此處,師長並非只指根本上師或正式的老師,同時亦包括任何對自己傳過法或曾作教授的人。譬如說,出家人在受戒時,便有十位老師了。又如我們在年少時,若有長輩曾對我們作佛法之啟蒙,我們也必須視他們為如佛師長,無所遺漏。在觀察期間,我們仍可審查欲拜之師長有否缺點。可是,一旦在心念中或傳承上成立了師徒關係後,弟子便不可再觀上師之缺點,而應常想及其優點、功德等,並要視師為佛。師長在客觀上或許並無佛之境界,甚至或許只是凡夫境界,但這並不重要,弟子仍要視師若佛。佛陀是真正具一切功德而斷一切過失的聖者,但若弟子不以敬信心依止,即使自己的師長是釋迦牟尼佛,弟子也一樣可能覺得自己的師長滿身過失、毫無優點,就似當年提婆達多視其師長釋迦牟尼佛般。反過來說,若師長只是凡夫境界,但弟子視其為佛陀,便一樣能得到佛陀之加持。所以,若想修持有成,便必須視師為佛。視師為佛,師長並不會因此得益,得益的是弟子自己。若能視師為佛,弟子便會得到佛陀之加持;若只視師為菩薩,則得菩薩之加持;若只視師為凡夫,則即使師長客觀上真的是佛,弟子亦不會得到任何加持。衲舉一個例子:以前有一個人向其師求法,其師大喝一聲“瑪塈Q渣”,這是印度話“滾開!”的意思,但這弟子卻以為那是一句密咒,所以他便很有信心地持誦,後來竟然成就了以此“咒”為人治病的神通能力!在古代,有許多即生成就羅漢境界的案例,但在現代卻少見這些殊勝的事例,這正是因為現今的人對師長的信心薄弱之緣故。

如何才能達到視師為佛的信心呢?除非我們有宿世的善因緣,否則這就需要長時間努力培養方能達至。弟子必須長時間地觀師長之功德、優點,而避免挑剔師長的過失、缺點。這一點的確不易做到完美,少一點功德便難達到,但我們要有耐性地訓練自己。阿底峽祖師在世時,以傳其修心法門的金洲大師為其主要師父。在客觀事實上來說,金洲大師在見地上反而比不上阿底峽祖師。可是,阿底峽祖師卻視他為佛,每當提起金洲大師時,他總會合掌於頂恭敬地稱其名號,並常常說:“我的任何最小的善心之生起,皆賴師父加持而得!”我們當以阿底峽祖師對其師之敬信為效法的對象。

 

常念師長恩德

在心態上,除了應以九種心事師及視師如佛外,弟子更應常念師長之大恩大德。以衲為例,衲的師長從衲十歲起,為衲傳戒、為衲親手縫造袈裟、照顧飲食、傳法及管教,其恩不可言盡。如果說衲還算是有丁點兒的德行及學問,這無一不賴師長所賜而來。

如果從功德的角度來說,佛陀的功德是圓滿的,師長功德再高也高不過諸佛,頂多也只是與佛同等,況且師長在客觀上也極有可能根本還未超出凡夫的境界。所以,若從功德角度來說,師長之功德既有可能與佛同等,也大有可能比佛陀低。可是,如果從恩德的角度來說,師長對我們的恩卻比諸佛的為深。為什麼這樣說呢?我們想想,釋迦牟尼佛在二千多年前,雖然曾廣弘正法,令許多眾生得益,可是我們卻未直接得度。在二千多年前,我們或許是在三惡道中,也可能在別的宇宙中,亦可能是生於這個世界但卻未遇佛陀,總之我們未有福緣在當年遇上佛陀而得度。現在,直接度我們的是師長,為我們授法的是師長,教我們如何成佛的也是師長。由此角度來說,師長對我們個人的恩德,便可說是比諸佛還要來得深。我們將來得以不墮三惡道,乃拜師長教我們止惡所賜;我們若得以生於人間或天界,乃因師長教予佈施之道及授予戒律而得;我們若最終能得佛境,亦因師長之教授及傳法之恩而成就。在某些佛教不盛行的地區如果沒有師長之教授,別說不可能成就佛境,甚至連“佛境”這個名詞都未曾聽說過!由於其恩大之故,我們的師長是我們的最上功德田。當然,血緣父母也是我們的功德田。若無父母,我們亦無此肉身賴以修持。所以,父母恩我們固然要常念,師長之恩我們亦應常念。曾經有些不太懂佛理的出家人向衲說:“可是我尚未拜在任何師父門下呀!那我豈不是沒有功德田嗎?”這問題出於無知。一個出家人,在受具足戒時,便至少有十位師長了。此外,常住道場的方丈,我們亦應依傳統視其為師長。

 

在行為上承事師長

除了在心中依止以外,我們亦要在行為上承事師長。

承事師長的行為主要有三種類別,一為以財資供養,二為替師長辦事,三為依教而奉行。

師長並不見得需要我們的供養,這樣做是為了弟子自己的利益而已。剛才我們說過,師長是最勝功德田。什麼是“功德田”呢?世俗上的田地,我們透過悉心照顧、播種、施肥及澆水等,便能有所收成。同樣地,經過事師、供養、頂禮師長等行為,我們便得到無量功德。所以,我們稱師長為能長出功德的“功德田”。師長並非唯一的功德田,透過供養、頂禮佛像等,也能長出功德,所以佛像等也稱作“功德田”。然而,正如剛才所說,師長及父母是最上的功德田。

如果我們為師長辦事,例如替師長打水、燒飯或洗衣等,這行為勝於以物資供養。有關這一點,衲必須把例外情況說明一下。如果我們已與某人建立師徒關係,而這位師長叫我們替他做一些明顯與佛法背道而馳的事,譬如說他叫我們代偷東西等,弟子便要很謹慎處理這情況了。如果我們能完全肯定師長之要求與佛法不合,而並非只是我們對師長的密意要求誤解,我們當然不能照辦。可是,為了維繫自己的師徒關係之清淨性,我們尚該顧全另一方面,故此我們必須十分善巧地避免或推辭,而不應與師長發生衝突。在推辭後,我們仍應視師如佛,不應執此為上師之過失而作批判或譭謗。這一點就是前面說過的、像鑽石般堅固的信心。在這種情況下,若能兩方面都照顧好,便不存在違背上師的業因。一般來說,我們如果在拜師前曾好好地觀察,便很少會遇上這等困局。在末法年代,有許多不具格的師父,若不經觀察便依止,或許便會常碰上這類的無奈情況,到時就只能如衲所教地一邊推辭,另一邊同時儘量保全師徒關係之清淨性了。

三種承事之中,以依師所教地修持為最上等的承事,所以有名的密勒日巴大師便說過:“堅韌耐苦之修行,是令師喜之侍奉!”說三者中以第三種為最優勝,第二種為次等,第一種為最基本,並非等於我們挑優勝的而進行。以上所說三種承事方式,並非挑一種而做,而應長期地全部奉行。我們在平日的課誦中,固然必須多修如《兜率百尊》或《上師會供》等上師相應儀軌及視本尊與師長為一體,對其在觀想中作供養、禮拜及其它各種承事,但在此同時,如果我們與上師在一起生活,或在處於師長跟前時,真實生活中的供養、頂禮及各種承事,亦全都是在修上師相應。

 

依止師長之利益

有關師徒關係的教法,分為六支。第一及第二支是師徒應具的資格,第三支是弟子依止師長的正確方法,現在要講到的第四支是依止師長的利益。

如法地依止師長的好處有八大點:

(1)    由於實修上師教示故,我們可以趨向佛境。同時,由於上師是無上的功德田,透過供養及承事師長,我們能於短時間內積集極多成佛所必需的功德資糧。

(2)    經論中有雲:“如理依止善士時…無餘佛陀至心喜!” 諸佛很樂於見到有人對師長恭敬。我們供佛時能得供養之功德,但卻說不上令諸佛歡喜。對師恭敬,則既能得敬師之功德,更能得令諸佛歡喜之額外功德。

(3)    由於依止師長之功德力大,一切魔類等皆不能加害如法敬師的人。

(4)    依著師長的教誡而止惡,便不會再積集惡罪因而受到其果報了。

(5)    如法地依止師長,便會容易得到修持上的成就。

(6)    由於如法敬師之業因,我們生生世世皆會有緣常遇明師。

(7)    不墮三惡道。

(8)    任何心願皆能順利達成。

 

不依止師長的損失

這是有關師徒關係開示中的第五支。這一支分為兩部份:一為沒有師長的損失,二為有了師長但並未如法依止的損失。

如果我們不尋找一位或多位師長而依止,便不會得到前述依止師長的八種好處。所以,沒有師長的損失,剛好就是失去前述的八種本來可得的利益,亦即是說不能趨向佛境、未能令諸佛歡喜……等等。

如果已有了師長但卻並不好好地敬師及事師,損失有八大點:

 

(1)    上師乃諸佛之總體代表,若弟子輕視師長,便感召不尊重諸佛之果報。

(2)    如果對自己的師長生瞋恨心,會毀滅自己曾積之善行。

(3)    不如法敬師及事師的弟子,即使修無上密法,亦難以成就。

(4)    以不敬師之心修持,不但難以有成,更等同修持往生地獄之因。

(5)    不敬師的人,未生之功德及成就絕不會生出,乃至已生出之成就也會消失。衲說一個例:以前有一位修密法而成就了飛行神通的人。有一次,他在上空飛過,見到自己的上師在地面,便心生得意之念:“我有飛行神通,師父卻沒有!”在這念一生之際,他即時失去了神通,由天上掉了下來。

(6)    不如法依止的人,現世即會感召許多不如意的業報。衲也舉一個例:從前有一個名叫“佛智”的大師。這位大師的其中一位老師是養豬的人。有一次,大師受眾人擁戴著前往某地,途中遇到他的這位老師。由於他名聲極大,一時之間他便生出了師長地位低下之心,所以便假裝看不到師父,並未趨前相認或頂禮問安。由於這一念,他的眼珠竟然掉了出來。這並非上天、佛陀或其上師對他所作之責罰,而是自己不敬師所感召之現報。

(7)    冒犯師長的另一果報,是在未來生中生於無間地獄之中,不得脫出。在許多佛經中,佛陀曾很清楚地開示什麼業會感召什麼地獄之果報,但在《金剛手灌頂經》中,大勢至菩薩問佛陀輕慢上師之果報時,佛陀卻說:“我不敢說!這種果報的嚴重程度要說了出來的話,連大菩薩都會嚇至昏倒!”由此可見,輕慢上師的業報比其他惡業重很多。

(8)    由於不如法依止之業因,將于未來多生中都不遇明師及正法。

輕慢自己的師長是極嚴重的不善業。一旦輕慢了其中一位上師,你在其他任何師父處所學得的法,都難以成就。所以,輕慢上師是我們修行路上的一塊大路障。在西藏的三大寺,如果有學僧明顯地犯了這方面的大過失,多會被驅逐出寺,可見此等行為的嚴重性。

我們千萬不要以為自己不易犯這類過失,因為這不單指我們與坐在高法座上傳法的上師之關係,而亦包括與平時管教我們的親教師、皈依師、剃度師、授戒師,乃至任何對我們傳過下至一句偈頌佛法的師長之關係。如果我們自問曾犯下這類過失,若師長尚在世,便必須在師長面前懺坦;如果師長已圓寂了,但應於其衣袍、遺物前懺坦,直至在夢中重複夢到罪業已淨化之吉祥徵兆方休。有關這類徵兆,衲在教懺罪時會講到。

 

有關師徒關係之結論開示

在修行的道路上,師徒關係是其中一項至為重要的修持。若能好好地依止明師,所得利益不可思量。若不好好地依止,則即使所拜的師長是佛,亦不得益,甚至反生無量罪業。在古印度,歷代以來的修行人都依這些開示而事師,從而得到成就。我們欲想得到佛法上之任何成就,也必須效法他們敬師及事師的方法。曾經有人問阿底峽祖師:“為什麼在印度,許多大師才修行甚短時間,便有所成就,我們西藏人勤修很長的時間,卻不見有成呢?”祖師答:“這是因為西藏人視佛為佛,卻只把上師視為凡夫,而印度人則視上師和佛並無分別!”由此可見,視師為佛乃修持成就之關鍵因素。這些有關敬師及事師的開示,是佛經中所教示的,大家可以參考《地藏經》及《華嚴經》等。

有些人會問:“我應該依止一位或是許多位師長呢?”答案因人而異。如果是懂得如理地依止的人,多拜幾位師長,很可能有更大利益。不懂好好地依止的人,宜只拜一位或少數幾位師長,因為這樣較易確保自己不犯事師方面的過錯。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