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法洋》-- 《菩提道次第廣論》釋義開示

 

禪定與般若度之深入開示

菩提道次第的完整教法,衲基本上已講完了。在《廣論》中,有幾乎近半的章節是針對六度中的禪定及般若二度所作的補充。宗喀巴祖師著此大論有幾個目的,其中包括要破除當年在西藏盛行的一些錯誤見解,所以其論便用了很多篇幅在這方面。由於菩提道次第之教法在講至剛才的一支時已告圓滿,宗喀巴祖師在當年便有意在此停筆。論中的後面部份學術性極高,不易令人明白,所以祖師認為再寫下去似乎並無太大意義,但當時文殊大士現身向他說:“你應該把最深的額外補充也寫出來。它們雖然很深,但對某些有緣的利根,它們仍會有少許利益!”因文殊之勸請,祖師才勉為其難地把最深部份以補充的形式寫出。今天衲主要是為了讓大家能實修而作教授,並無必要涉入太學術性的方面,所以衲對後面部份只會作很簡略的開示。

這一支分為六點,一為修習止觀之必要性,二說明止觀與一切定的關係,三為止觀之定義,四為止與觀相輔相成的原理,五為修止觀之次第,最後為止與觀之修持方法。

 

修習止觀之必要性

依靠菩提心而修止觀乃成佛之道,若依出離心修止觀則為解脫之道。不論任何共與不共、大或小乘之成就,皆可由止觀而得。即使我們不說這麼高的境界,就以道次第的最基本前行來講,仍然是需要類似止觀的專注修及觀察修方能有所覺受。故此,止觀的利益無窮無盡。

 

止觀與一切定的關係

佛教中有眾多法門,單只修定便有許多五花八門的多種方法,可是這些方法不外乎攝於止及觀兩類。止與觀就如兩大樹幹,其他修定之法門就如依附在主幹上生長的樹枝及樹葉等。

 

止觀之定義

“止”是一種專注,但專注並不一定是“止”。我們修止而成就出輕安伴隨之定境,在這種定中行者可以不出定、不飲食,而住定很長時間。在這種狀態中,行者可由定中攝取養份維生,所以不需進食。衲並不是在此談奇述異,但這種事是十分常見的。本師釋迦牟尼在未示現成佛前,便曾住定六年。佛教中的羅漢,亦住於定中千千萬萬年不出。總之,若成就了止,便能把心固定於某一念上,安住不散。“觀”則是指依賴於定力之上、善觀察事物之本質,此乃圓滿般若度之方法。以菩提心為基礎而修的止與觀,屬六度中的禪定及般若度,但並非說任何止觀皆屬六度。以出離心修止觀,是解脫之道,但不是六度。外道中亦有修定的法門,但它們既非解脫之道,亦非六度。此外,我們以專注及觀察修的物件有很多,譬如道次第上的所有章題等,但這堜珨﹞坐醢[乃狹指對空性之修習。

 

止與觀相輔相成之原理

如果我們想在黑暗中觀賞一幅畫,便需要一盞燈來照亮,燈本身必須明亮,但火焰亦必須很穩定,不被風吹動而搖不定,否則必定看不清楚圖畫。同道理,我們要證見空性便似看畫,觀好比燈,止就好比火焰。如果火焰穩定但燈不亮,固然看不到畫。但如果燈很亮而風把火吹得晃來晃去,仍然看不清畫。若無止之力,我們根本無法作細微觀察,故此便無法破除無明。故此可見,止與觀二者相輔相承,必須雙修才能成功。

 

修止觀之次第

這一點其實剛才也已說出了。若無止之力,觀是無法深入的。故此,我們應先修止。我們既可在真實的菩提心發出之前修止,亦可在發心後才修。

 

止與觀

這堣嶼陘T部,一為止之修法,二為觀之修法,三為止觀雙運之修法。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