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份無量》--積福之道開示
 

佈施與福報

布施是菩薩六度之一,乃成佛之方法。布施的定義是以無吝嗇或不捨得的心施捨,其關鍵在於布施的心,而非布施的物。

布施有不同層次,若以利益眾生而發願成佛的心行施,這是成佛的因;若以為求解脫之心行施,此即成解脫之因;若以普通層面之利益他人的心行施,此雖不為成佛或解脫之因,但仍會帶來極多布施之善果。

布施分為三類,一為法布施,二為無畏布施,三為財布施。我們今天的講題主要針對第三種,但前二種衲也略為介紹一下。

 

法布施

我們先講一講法布施。甚麼是法布施呢?在未遇正法前,眾生是愚昧的,猶如盲了眼一樣,分辨不出善與惡的分別,所以他們不斷作惡,以致墮入三惡道中受苦,萬劫不復。法布施便是對眾生施以佛法,令盲者開眼而見到光明。

欲正式作法布施的人,必須有好的發心、動機,而並非為了想弟子眾多、出名或求財。在開示佛法時,必須自己具有清淨及由佛陀經歷代祖師未曾中斷過地傳下來的傳承,同時在開示時不可有誤導之過失。在說法時,不可把大乘、小乘、顯乘或密乘混雜地教,亦不應單單為了討好聽眾而說聽眾愛聽的話。正確的開示,必須是有歷代師承、正確無誤及依次第而教的內容,目的是為了聽眾能得到真正的利益。若對大乘根器說小乘法,或對小乘根器說大乘法,效果必然不會太好,而且亦非圓滿的法布施。

有些人以為教授邪術亦是作法布施,這是不正確的。教授邪術、邪咒等法門,並不是作法布施範圍。在現代我們比較少接觸到邪術,但在古代的印度,有很多行邪道的術士,他們有一定的神通能力,而且常常以這些神通能力加害佛教的出家人及行者。作為佛教徒,我們不必怕這些佛教的邪術,亦無必要專門學它們的對治及剋制方法。只要我們對三寶一心依上,邪術便不可能加害。此外,我們亦可修度母等法門(註:見法師著作【本尊法會】系列之第三及第四集),便可防止邪術加害。

在座中大部份聽眾並非出家人,而出家人亦不一定有一天會成為正式登座說法的法師,但這不代表我們不可行法布施。只要以作法布施的心,對別人在閒談中說一些慈心的道理,或說及因果與業力,或教導別人戒殺,或引導他人皈依三寶及行十善業,這全部屬於法布施的範圍。我們在日常誦經時,若令附近的牲畜、昆蟲乃至人等聽到經咒之聲,這亦算是法布施的一種方式。所以,任何人皆可以他的適當方式來作法布施,並不限於大法師之流方可修這種善業。

 

無畏布施

無畏布施的意思,是把壽命施予眾生,譬如說我們把屠房中待殺的牲畜買回來放生,這便是無畏布施的一種了。

在作無畏布施時,我們應以適當的智慧運作,以盡力確保被放生的眾生暫時無生命危險,譬如說我們把牠放在安全的荒野中等等。當然,我們無能力令眾生永遠不死,但出於善心,令其暫逃一劫,已是十分大的善業了。

常有很多人問及有關捐血的問題,衲在此亦順便談一下。捐血能令有需要的人得到救助,這肯定屬布施善業。若對方因此而活命了,這應屬無畏布施種類。此外,由於血來自身體,在某種角度來說,它亦有點類似身布施;又由於身體來自父母及祖輩,以身體而作之善業,便是利益在世或已故的父母與祖輩的最佳辦法(註:有關利益父母之開示,見法師著作【孝份無量】)。

 

財布施

法布施、無畏布施與財布施均能得很大的福報,但法布施主要乃身為法師者之工作,無畏布施則與延壽較有關聯,而財布施則為在家人積福之最有效方法。福份並不單與物質財富有關,但對很多人來說,財富是極重要的。財布施的最直接果報便是令我們豐足、有財。

財布施亦分很多種類,譬如說它可分為外物及內物布施等。內物是指自己的身體,外物則包括其他外在的東西,例如金錢、食物及藥品等。

我們先講所布施的物品。並非給予任何東西都屬圓滿的布施行為。布施品必須來源清淨,即並非偷來或以其他惡業所換取來的。此外,布施的物品必須恰當,譬如說對持素的人施予肉食或給別人壞了的食物,便是不恰當的布施品了。在一般情況下,送武器或毒藥,讓別人可以傷害其他眾生或自己,亦屬不當之列。所以,若我們贈送釣魚用品給別人,這便不算是如法的布施行為了。作為佛教徒或希冀得福樂的人,第一件事便是不該傷害眾生的生命。真正的三寶弟子,應該為了保護其他性命而連犧牲自己生命亦在所不惜,怎可以刻意傷害其他生命呢!所以,我們不應贈送武器或釣魚用品等給別人,亦不宜經營釣魚、打獵用品或武器生意。

布施的時間有時亦很重要,譬如說在泰國等地及古代的印度,有不少持過午不食戒的出家人,如果我們在午後才對他們供養食品,這就是不恰當的時間了,所以此布施行為亦說不上是恰當的布施。

總之,布施必須令對方滿足,同時亦不傷及對方或其他眾生的身心健康,否則便失了布施之意義,亦不能得到完整的布施之善報。所布施之物品,並不限於金錢,藥物、衣服、食品及房舍等全都可以是恰當的財布施物品。

至於身布施,必須有一定境界的行者才能做得到,我們凡夫無法真正圓滿地做到。基督教常常說耶穌為了人類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這大概真有其事,而且亦值得讚嘆,可是我們的佛陀卻為了一切眾生而犧牲了生命無數次之多,這更加值得我們讚嘆、頂禮。對聖者來說,若有人來求祂的心臟,衪會毫不猶豫地把心挖出來贈奉。這種修為我們連想像也想像不來!可是,我們雖暫時做不到此等大善業,但我們可以閱讀祖師及佛聖等的傳記,看看祂們如何為眾生而捨身命,譬如說佛陀的捨身餵虎之善行等。在無法效法之情況下,若我們起碼能心生讚嘆,這也有其功德。

為甚麼衲叫大家勿急於布施身體呢?這是因為我們根本未到達此境界。若瘋狂地亂加效法,只會因痛楚而自然生起瞋心,反而得到反效果。菩薩行者即使活生生地掏出心肝贈予他人亦能安然做到,衪們不會有絲毫思及自己可能會死的問題。我們顯然並非這等大士之境界。不要說活生生地送贈身體了,在我們中有許多人連在死後捐贈器官予他人之善行亦不敢答允;在被一隻蚊子輕輕地叮了一下時,我們第一反應是甚麼呢?我們往往馬上會想:「不知道牠有沒有病毒?我會不會受傳染?」我們只會想及「我」、「我」、「我有危險」、「牠該死!怎麼敢叮『我』!」,但我們絕不會在第一時間去想:「牠一定是肚子餓了!真可憐!」我們眼中及心中只有自己,絕無他人,更不必說其他非人類的眾生了。即使在布施時,我們亦主要是為了求自己的福報,重點仍往往不是放在對方的身上。以往有一個噶登派的祖師,他的耳朵中有一條毒蟲跑了進去,所以他去看醫生。醫生說:「這十分簡單!我幫你把這蟲毒死就行了!」祖師像聽到天下最大的奇聞般,他馬上說:「這怎麼可以呢?絕對不行!」,所以他就走了。他寧願死也不願傷害這條小蟲。後來他倒沒有死去。他一直修自他交換法,準備面對死亡,可是後來毒蟲卻自己跑了出來,結果祖師便沒事了。我們想想這位先輩的心態,再看看我們自己。換了是我們,必定連思索一秒鐘亦不必,馬上便會決定殺死小蟲,而且我們會有許多堂皇的藉口支持自己的殺生行為。在平時,我們假裝修行得很好,但在一出了事時,我們往往變得與其他畜牲分別不大。由此可見,在我們現在的境界,高談甚麼身布施的意義並不大。順帶一提,捐血救人及應允在死後布施器官予有需要的人,是極佳的善行,而且是我們能輕易做到的布施。這兩種布施,應可說是與身布施相似的善行。

此外,我們亦可在心中把自己的功德布施予一切眾生。

除了布施的物品及時間必須恰當以外,我們亦必須具有好的布施心。布施時,受益的是自己,我們是為了自己而布施的,所以我們切勿看不起受施的對象。如果有人來求施,我們不看這些人的需要之大小,卻對順眼的人多給一點,對不順眼的人冷言冷語,這是很不好的。有些人為了求名或求利而布施。在這些情況下,他們的動機是世俗之心態,所以難說能得福報與否。受施方肯定是得益了,但這類的施主並不一定也得益。總的來說,布施必須基於歡喜之施心,絕不可有吝嗇、不捨得之心理。若能以出離心或菩提心行施,則福報會更大。

佛教中有一種稱為「財尊法」的法門,修這些法門能得世間及出世間之財富(註:有關財尊法門,見法師著作【本尊海會】系列第一及第三集)。在古代,一般傳統是先修長壽法,次修增長智慧之法門,最後便修財尊法門。為甚麼有這先後次序呢?這是有理由的。若有財、有智卻短命,最終還是一事無成,所以延壽是最重要的;若壽命長卻無智慧,便無法分辨善惡,長壽可能反令自己有更多機會造作更多惡業,導致無利益而反而有害的後果,所以智慧是第二項要求得的;有長壽又有智慧者,若又能得財富,便可以利用這些財富來利益及救助許多眾生了,所以財尊法排第三位。財尊法有沒有效果呢?它有一定的利益及效用,但也要看行者有無適當的善因。過往曾有一個僧人寫過一偈,偈文中僧人向財尊祈請的其中兩句說:「若我過往曾布施,此生不必向汝求!」這是甚麼意思呢?這是說作布施的人,即使不欲得到財富,財富也會自然地追隨他。即使他不修財尊法門,財富也會自己追上門來。由此可知,欲求財富者,布施才是究竟的法門。財尊法門不能說完全無用,但它的奏效與否其實最終亦取決於行者有否如布施等之善因。如果我們在過往世曾行布施,有了布施之因,這個因本來尚未成熟,所以暫未見其果報,現在我們修持財尊法門,便猶如在未發芽的種子上淋水、施肥,令它迅速地提早結果,這樣便能見到一定的靈應。若完全無因而又不願做新的布施等善因,恐怕修甚麼財尊也沒有用!

除了布施以外,對聖眾行供養,其功德與福報亦極大。舉個例說,如果我們誠心地向佛陀聖像供燈,這便是極容易而福報甚大的一種法門。

供燈必須留意,燈油要用較優質的油,燈芯的粗幼及長短也要剛好,否則便會有黑煙及焦味或在燈明時發出輕微爆裂聲,這都是不很吉祥的。供燈有很多利益,同時也有一種傳統的占卜法。這種占卜不為別人問事,而只是一些真心修行的人,在自己遇到無法決策的情況時,依賴三寶祈求啟示的方法。修行才是最重要的事,但我們也不妨見識一下這類問事法。據很多人說,這個方法也的確頗準確的。

我們先把油燈擦得乾乾淨淨,再裝上極好的燈芯及上好燈油,然後把燈供在佛像前方。我們坐下來誠心祈請,先觀想度母、觀音或任何佛陀在前,然後我們對三寶供燈,並一心祈求啟示,同時心想顜畯怑n問的事。在發願後,我們不必坐騕央A只須在燈油燒完而燈火自然滅了以後,觀察燒剩的燈芯之朝向,以此來推測吉凶。

若燒剩的燈芯朝向東方,代表事情會順利、吉祥和如意,這是肯定式的答案。若燒剩的燈芯朝向南方,答案是否定的,事情會有障礙、不能如願。燈芯朝向西方代表中上的結果。燈芯朝向北方就代表有一點不太好。

一般人應在佛像前供燈問事,但對高境界的行者來說,無佛像也可以。作這種占卜問事的關鍵,是必須有很好的發心和對三寶有很真誠的信心,有無佛像並非最重要的因素。

在大藏寺有一位老師父,他的眼力不好,但他很喜歡觀燈占卜,所以他總愛命年輕的僧人代他看燈芯的狀態。這位師父在燈芯的朝向不吉利時,他便會擔心。我們年輕的僧人總會胡亂說些吉祥的徵兆來敷衍他。他每次供燈都會問,他每次問我們就每次胡亂說吉祥的話,他卻從來沒懷疑過為何他問的事永遠有吉祥的答案,所以他總是很高興的。我們年輕的僧人這樣胡亂地敷衍老和尚,一半是為了免得老和尚擔心,但也有為了搗蛋的心理。當時我們都太頑皮了。這樣做其實很不好。

衲今天提到了供燈,所以才順便說說觀燈問事法而已。對三寶有信心而欲用這方法問事的人不妨一試,其他人當作是長點見識也就是了,不必太認真。

除了供燈外,有一種薰煙供養法門亦十分適合在家居士積福之用。這種供養同時供養所有聖眾,也布施予所有六道眾生。煙供的對象有四組,一為三寶眾,二為具功德眾,三為六道有情,四為冤敵及魔眾。在對三寶眾行供時,我們以恭敬心作供。對具功德眾供養時,我們應以請貴賓吃飯的心供養。在對六道眾生布施時,應以慈憫之心而作。在對冤敵及魔眾布施時,應有類似還債後如釋重負的心態。有些人以為薰煙供養法是對鬼類施食,其實這是種誤解。薰煙供養法門之供養及布施對象,包括了一切三寶聖眾,亦包括一切六道眾生,何止鬼類而已!在同一座間,我們上供一切聖眾,下施一切眾生,所以其功德及福報不可思議。在布施時,布施對象包含四百四十種病魔及很多其他魔類,這供養就如還債般,從此牠們不會加害我們,所以這法門能除去一切障礙及病患。在供養聖眾及對其他眾生布施時,我們積集了極大善因,所以能得極大福報。在西藏我們常常會修薰煙供養法門。它雖然並不被稱為「布施」,但其實正是布施的其中一種形式。

若我們願行布施,其實並不乏機會。在世界上許多地方,滿街都是乞丐,這就是我們利益自己及利益他人的最佳機緣。

布施法門的直接果報是令我們今生及未來生不至貧乏,這包括了金錢、食物及藥物種種方面的貧乏不足。許多人以為學問、出身及智商是成為富足的人之條件及前提,但我們若加以觀察,會發現很多人既有良好出身,又有很高學歷,智商又十分高,且比任何人都更努力,但他們卻一事無成。富足其實並不取決於上述因素,而取決於業力及心態。若人富但吝嗇,其實根本亦說不上是真正的富足,而且難以得到快樂;若不肯布施,甚至見死不救,或勸阻他人行施,今生及未來生皆不會有福報,甚至極可能在未來生於餓鬼道之中。如果我們以良好的動機,又好好地作正確的布施,便能得到福報,家庭也不會有障礙。


下一頁 上一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