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珠蔓》—— 菩提道次第禪修手冊

 

 禪修導言


    每一個人,甚至每個生命,所希求的理想都一樣。世上的人,有的追求金錢,有的追求名聲,也有追求美色的,但最終來說,我們所追求的,其實不外乎是欲離開痛苦及欲得到快樂。可是,我們可以靠觀察而得出結論:快樂並不可從心外求得。如果我們真的想得樂離苦,就必須作心上面的修持。
  修持必須先學懂正確的方法及知道這樣做的目的,而不是隨便地坐下來、閉上雙眼,便以為這就是所謂的“修行”。有些人一聽到“修持”這個字眼,便聯想到在天上飛、未卜先知、天眼通或什麼神通法力等等,其實這全都不是我們這堜珨〞滬蚴龤C所謂“修持”,是指訓練自己的心,令它能受控制及漸漸遠離貪、瞋、癡等煩惱,以達到真正及琱[的快樂,從而切斷痛苦的來源,乃至最終成就最完美的境界 —— 佛境。
  這堜珣N教授的,是佛教二千多年來代代相傳下來的菩提道次第教法。它始自本師釋迦牟尼,後由阿底峽祖師(982-1054)整理,再由宗喀巴祖師(1357-1419)等歷代大師發揚光大,傳承至今從未中斷或被歪曲過,所以這些教授完全可靠。在二千多年來,歷代祖師及許多修行人,都依賴這堜珨〞漱隤k,而得到了傑出之修行成果。
  這奡ㄗ悀F整條成佛之道上每一步應修的內容。有些人或許在略學了一下各禪修章題內容後,便心生一念:“這些教理很淺白,我早就懂得了!”可是,如果缺乏了正式的禪修,我們便永不可能生出對它們的真正而堅固的覺受,這些教理永遠只會是與自己無關的理論,並無助于我們得樂離苦,也不可能令我們解脫乃至成佛。故此,對真正欲得樂離苦乃至發願成佛的人,禪修是必需的修持。
  在第一次正式禪修之前,首先我們必須具備某些基本條件及學習有關的基本知識。

 

預備禪修


師承

本書的依據是菩提道次第顯宗教法,尤其是菩提道次第八大導論中的《樂道論》。 佛教十分注重傳承,而禪修之成功與否,並不單取決於智慧,同時亦依賴歷代傳承加持,故此我們若能具備由本師釋迦牟尼歷代相傳下來之清淨傳承,將會最有利益。初修的人固然可以依本書先行自修,但我們若欲修持最為有效,則必須同時尋找具備此傳承之明師,向他求學菩提道次第的口傳傳承乃至講解導引,而在具德上師的引導下進行修持(注:有關尋找及依止師長之詳細開示,見於法師著作《甘露法洋》、《心生歡喜》及《悉地本源》中)。
地點
  在日常生活中禪修的人,假設條件所及,宜在居處選擇一間清靜的房間或一個不會受到打擾的角落,以進行每日的禪修活動。在這個房間或角落,我們必須如法地供置一個佛壇,並要有供禪修所用的座墊。
  如果我們有機會作更嚴格之閉關專修,最佳條件是另覓地點進行禪修。對這個地點,傳統上有詳細要求。首先,此處應是清靜無人之處、利於健康及周圍沒有可能導致行者分心的干擾,而且並無盜賊、猛獸或天災等潛在威脅。第二,我們必須尋求佛法上的善友幫忙,在關期中打水及做飯等。最佳之閉關地點是歷代祖師曾駐錫過的聖地,而最低要求是此處從未曾發生過大型集體殺生行為(如古戰場、屠房等地)或違犯戒律的事(如曾發生僧團分裂之地)。在關房中,我們應供置佛壇及預備好禪修座墊等,如前所述。


清潔
  在第一次設置佛壇時,我們為表尊重三寶及修持,必須預先打掃清潔禪修的房間或角落與佛壇所在。首先,我們以乾淨的水灑在地上及周圍,心中想著此水淨化了此地及六道眾生之業障,然後我們用一把掃帚打掃地方。佛教修持上的打掃異於日常生活中之打掃,因為它是為了淨化五大煩惱等心垢而作的。我們手持掃帚,觀想此即為無我智慧,以此打掃,同時心想著正在以無我智慧切除心中的煩惱與證悟菩提道次第心要之違緣、障礙。
  在設置好佛壇後,我們每一天也必須在早上或禪修時段前打掃一番。即使地方十分乾淨,我們仍然必須象徵式地以掃帚略為打掃地方及以孔雀毛等羽毛清潔佛壇與佛像等,以表去除心垢及障礙。
 

佛壇
  為了我們禪修者自己的利益,在關房或家中日常修持的地方,我們必須設置一個佛壇。佛壇雖不必鋪張,但必須佈置得如法。它不應太高或太低,放在略高之處即可。在壇上,應至少有一尊本師釋迦牟尼像或圖片,不論大小。出家人一般已擁有一尊隨身攜帶的釋迦像,這已可以算是足夠了。
  佛像雖不是佛,但它代表了佛,所以其帶來之利益十分大。即使以嗔恨心狠瞪佛像一眼的人,由於佛陀的力量,尚能因此而積下了功德,何況以善心及信心恭敬仰望呢!我們應把佛像想為真正的佛陀,並常常恭敬觀望,如此便能引發自己內心中的信心、得到佛陀之加持。
  此外,壇上應分左右(以面向佛壇而說)而供佛經及佛塔各一。佛經以《菩提道次第廣論》代表即可,或用《大品般若經》、《聖妙吉祥真實名經》、《入菩薩行論》或任何自修之正信法典均可。佛塔不論金、銀、銅或泥造均可。藏式佛塔分為八種風格,若採用菩提塔最佳,但供其他七種亦可。除以上八種選擇外,在佛教藝術上稱為“寶幢塔”的漢式佛塔,及在西藏稱為“缽塔”的小泥塔,這些亦可以用在佛壇上。
  作禪修的人,應於每天早上或在上座禪修之前,以孔雀毛等任何羽毛束在一起,略為拂拭佛像及佛壇,並以恭敬心瞻仰佛像片刻,這樣會有利於得到禪修中所欲培養出的覺受與證悟。
 

供品
  佛陀當然並不需要我們的供品,但為了利於自己的修持,我們應多作供養。在佛壇上,我們應每早或在上座禪修前放上供品。我們可以自由選擇供水、鮮花、燃香、塗香、素品、蠟燭、油燈或電燈,隨自己負擔能力及喜好而決定。可是,我們必須注意供品來源及供養動機。以殺生、偷盜或妄語等不當方法騙來的供品,並不適合上供。為求名、求利之私心,或以捨不得的心上供,也是不適當的。我們應整齊地擺好供品,心想著是為了證悟佛法以利益眾生的目的而上供。
 

座墊
  對嚴格的閉關專修者來說,禪修座墊有比較多的要求,這是因為閉關者每天將有很長時間必須坐在其上,不合適的座墊可能導致不適,以致成為禪修的障礙。如果條件所及,我們應在地上以白色粉筆畫上一個象徵禪定堅固的圖案,再在其上鋪上少許吉祥草及百節草,以紀念佛陀成道的典故,並以此集清淨、長壽、禪定堅固及早日成佛的吉祥緣起。座墊應以前低後高、人坐上後四周留有餘位者為宜,或以令自己坐得舒適的為宜。在整個關期中,我們不應移動此座墊。如果只在日常生活中禪修而條件不足,我們挑一個舒適的座墊放在地上使用即可。
  座墊的面對方向,以座西朝東為最佳,但只要並不背對佛壇,以其他坐向擺放亦可,不必一定要面向正東或正面對著佛壇。
 

時間
  有條件作閉關專修的人,在關期中應限制外出,把關期中的幾乎全部時間用於禪修之上。我們可以把一天分為四座修持,第一座由淩晨起至日出為止,然後在早餐後進行一天中的第二座修持,至午飯時間為止,第三座由下午兩點左右開始,至五點左右下座,第四座在晚飯後、約八點開始,至十一點左右結束。在每天中,有四個時份必須儘量避開,一為日出,二為正午,三為日落,四為午夜,這是因為傳統說這四個時刻並不太有利於修持之故。
  現代的人大多不可能終生或常常作上述的那種嚴格閉關專修,但我們卻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禪修。選擇這種方式修行的人,可以在上班或上學等忙碌的生活中,每天都抽一點時間出來上座禪修。禪修的時間並無硬性規定,只需儘量避免上述四個不利於修持的時刻便可,但以在早上修持為較佳選擇。我們可以每天修持一座、兩座或更多座,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堅持每天不論多忙、多累,也起碼強逼自己上座略修片刻,絕不讓修行中斷一天。
 

坐姿
  在每次上座前,我們應先對佛像等恭敬頂禮三拜,然後才坐下。
  最理想及標準的坐姿,稱為“毗盧七支坐姿”。我們以左足在內、右足在外的方式雙足盤起,右掌仰天疊在左掌上,兩姆指相觸,腰挺直,牙及唇保持自然,舌尖抵著上顎,眼睛半閉而目光注視前下方地面,頭部微向前傾而下巴向內收,雙肩挺拔平行,雙臂並不貼腋下而留少許空間。
  以上所說的,是標準坐姿。初學或有足患的人,采單盤坐或交叉腳的方式禪修亦可,但因為傳統的原因,我們最好不要坐在椅上修持。
 

調心
  在上座後、開始進行每一座禪修前,我們首先應觀察自心狀態,看它是否處於紛亂、貪、嗔或癡的狀態中。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們必須首先調息,透過這個簡單而有效的方法令心安靜下來。
  調息的方法是,先舉起右手豎起食指,以右食指指背壓左鼻側,用右邊鼻孔吸氣,再把右手指移至右鼻側,以指肉壓右鼻側,用左鼻孔呼氣,如此做三次,然後放下右手,改以左手指背壓右鼻側,用左鼻孔吸氣,再用左手指肉壓左鼻側,以右鼻孔呼氣,如此作三次,最後放下左手,以兩個鼻孔同時吸氣,又再呼氣,也是重複三遍。整個迴圈共有九次呼吸,每一呼、一吸均應儘量綿長、細微而深入。在吸入時,想著正在把猶如白光的佛眾加持攝入。在呼氣時,想著正在把猶如黑煙的心中煩惱呼出。以此方法重複作幾遍迴圈,便可把心靜下來了。
 

如何進行禪修


  如法及有效的一座禪修,必須具備前行、正行及結行此三部份,缺一不可。對大部份人來說,我們未必每一座禪修正行均能見最理想的效果或生出覺受,但如果我們至心地進行前行環節之祈請及結行部份之回向等,便能積廣大功德,而並不會因該座正行未能順利而致一無所得。
  曾學習及有能力的行者,應依《賢士頸嚴•六前行儀軌》修誦前行(注:見法師著作《甘露法洋》),但初學禪修的人,可依以下簡易方法進行。
如何進行禪修前行
  在上座、調心後,首先心想:
  我現在有幸得此寶貴人身,並有機會修持善法,但若現今不好好利用它,來世極可能墮入三惡道中,無法再得同等修行良機了,而且尚會受種種大痛苦,故此我現在必須好好利用此機緣,在今座上努力修持,以期迅速成佛以利益眾生!  然後我們觀想皈依境。皈依境有不同觀法,分廣、中、略版本,甚至還有並不觀想出具體形相的傳統。簡略的觀想法是,我們觀想面前眉心對開之虛空中,有一片由佛之悲心所化現的雲海,其上為由八獅承托之寶座,上有蓮花、月座及日座,本師釋迦牟尼佛正坐在此座上。佛陀並非似泥像或銅像般,而是由光形成、活生生的真正佛陀,具三十二相及八十種好,其心不斷有化身化出。我們必須想著,此即自己師長、歷代祖師、所有本尊、一切諸佛、菩薩、羅漢、空行及護法之總集化現。
  現在我們觀想父親坐在自己右邊,母在左邊,親友在後,與我們過不去的人在前方,其餘眾生一一現人相圍繞。
我們心想:
  正如我自己亦常受各種痛苦,六道眾生皆如是,而且痛苦程度更甚於我!在此苦海中,我們唯一的依靠便是您了!我與一切眾生之脫苦唯靠您了!
  在此心態中,我們誦念皈依文三或更多次,並心想身邊之眾生亦同聲念誦。  皈依文是:
行者皈依直至成正覺 佛陀正法以及聖僧眾
因作佈施等諸修持故 願證佛境利普有情生
  在誦皈依文時,應觀想面前佛陀放白色甘露與光,進入我們與眾生體內,令我們之業障及煩惱變成黑水般由身體下部流走,又加持而令我們的功德、智慧、壽命及善心都增長了,從此與上師、佛、法、僧永不分離。
  在修誦皈依文後,我們觀想佛陀變出許多化身,每一化身入于一位眾生中,包括我們自己。在佛陀化身融入身體後,我們心想自己與眾生都變得像佛陀般清淨了,此時心中必須生歡喜心。
  接下來,我們修誦四無量心:
若一切有情能離親疏愛憎安住等舍 何其善也 願其安住  我當令其安住 懇請上師本尊加持我能如是 
若一切有情具足樂及樂因 何其善也 願其具足 我當令其具足 懇請上師本尊加持我能如是
若一切有情遠離苦及苦因 何其善也 願其遠離 我當令其遠離 懇請上師本尊加持我能如是
若一切有情不離增上生及解脫勝樂 何其善也 願其不離 我當令其不離 懇請上師本尊加持我能如是
  以上的第一段是修平等心,其目的猶如在播種前預先把田地弄平,以使接下來將修的慈心、悲心等可以順利培養。在誦此段時,我們觀想面前皈依境放光,加持我們生出真正的平等心。
  第二段是修慈心,我們發願令眾生皆得到快樂。在誦此段時,我們觀想面前的佛陀放光,加持令我們早日生出真正的慈心,同時也加持以令眾生得樂。
  第三段是修悲心,我們發願令眾生遠離苦及苦因。眾生之受苦,乃因其過去生中所作之不善業。故此,我們觀想佛陀放光除去他們的業障,令其離苦,同時佛陀亦放光加持,令我們早日生出真正的悲心。
  樂亦分為世俗的樂及究竟的樂。在第四段中,我們發願令眾生得到究竟之樂。故此,我們觀想佛陀加持他們得到究竟快樂,同時也加持我們真正生出這種喜心。  在目前,我們雖然常常念誦以上四無量心的文句,但我們並未能真正生起堅固的慈、悲、喜、舍之心。所以,在念誦時,我們應在心中祈求加持,而觀想佛陀消除障礙,我們真正生出四無量心的種種煩惱。
然後我們念誦:
為利諸母一切有情 必須盡力速疾速疾證得正等覺位之寶 為證此故 當以深道上師本尊瑜伽為門 趣入修習菩提道次第教授
  以上是殊勝發心的文句,其意思是說:“為了眾生之利益,我必須馬上好好地禪修,以期速疾地成佛!”在念誦時,我們必須如此地起念。
  在誦完殊勝發心後,我們觀想面前的佛陀變成小小的一點白光,由我們的眉間入於我們身中。
  接下來,我們必須觀想資糧田。資糧田有許多種版本,例如《上師會供》及《速道論》版本等等,但初學者可以單單重新作如前所觀想之本師釋迦牟尼佛在前,以此一尊涵攝歷代祖師、上師、諸佛、菩薩、羅漢及護法等一切三寶聖眾,然後觀想其心放光,召引一切佛等聖眾融入其身。
  為了積累功德及懺淨罪障,以利於生出禪修覺受,我們念誦以下的七支修持及供養曼達文。
俱胝妙善所生身 滿足無邊眾生語
如實盡觀所知意 釋迦教主誠禮敬
無上導師佛陀寶 無上救者正法寶
無上引導僧伽寶 皈處總聚尊前禮
實設意變無餘供 無始積罪盡懺悔
聖凡諸善皆隨喜 輪回不空請安住
為眾生轉正法輪 自他諸善回菩提
四洲須彌日月七珍寶 妙寶曼陀普賢供養聚
供獻上師本尊三寶前 懇請垂悲受已求加持
七支修持為頂禮、供養、懺罪、隨喜、請轉法輪、請佛住世及回向此七者。在誦念時,我們可以觀想一切佛、菩薩及聖眾充滿面前虛空中,自己周圍是六道眾生,如前所述,自身又再化出無數化身,眾生及自己之無數化身悉皆同聲稱誦。
然後,我們念誦《普善德根本》,其偈文是:
一切功德之基具恩主 如理依止乃是道根本
善了知已自當多策勵 以大恭敬依止求加持
僥倖一次得此具暇身 當知最極難得具大義
遍諸晝夜相續痤L間 生起取堅實心求加持
身命動搖猶如水中泡 速疾壞滅之故當念死
死後如影於形緊相隨 黑白善惡業果睎H逐
于此獲定解已罪過聚 縱極細微亦當作斷除
盡力成辦一切善資糧 常不放逸謹慎求加持
受用無飽一切痛苦門 不可保信三有眾圓滿
見過患已于彼解脫樂 當生大希求心求加持
以此清淨意樂所引發 正念正知極大不放逸
以彼聖教根本別解脫 作為修持心要求加持
正如自身沉沒有海中 一切慈母眾生亦如是
見已荷負救度眾生擔 勝菩提心純熟求加持
惟具發心若不學三戒 當善了知定不成菩提
故應發起猛力大精進 學習佛子律儀求加持
於顛倒境弛散能息滅 且能如理觀察真實義
由是止住妙觀雙運道 速于相續中生求加持
共同淨治轉成法器已 一切乘中最勝金剛乘
有緣士夫最上之津梁 速疾順易趣入求加持
彼時成就二種悉地本 謂護清淨律儀三昧耶
獲得不假造作決定解 縱舍生命守護求加持
複次續部心要二次第 諸般扼要如實通達已
勤行四座瑜伽不散亂 如正士語修習求加持
開示如是妙道善知識 如理修習諸友堅固住
內外一切中斷障礙聚 悉皆速疾消滅求加持
一切生中不離清淨師 痡`受用正法大吉祥
地道功德完全圓滿已 速獲金剛持位求加持
這是一段祈請諸聖令我們生起覺受與證悟的祈禱文,其加持極大(注:其講解開示見於法師著作《甘露法味》中)。
  在念誦《普善德根本》後,面前之釋迦牟尼作一百八十度轉身,而來到行者頭頂上空,與行者面向一致,然後我們誦以下之祈請文。
四種佛身自性本尊師 能仁金剛持前誠啟請 
離障法身自性本尊師 能仁金剛持前誠啟請 
大樂報身自性本尊師 能仁金剛持前誠啟請 
諸般化身自性本尊師 能仁金剛持前誠啟請 
總攝一切上師本尊師 能仁金剛持前誠啟請 
總攝一切本尊本尊師 能仁金剛持前誠啟請 
總攝一切諸佛本尊師 能仁金剛持前誠啟請 
總攝一切正法本尊師 能仁金剛持前誠啟請 
總攝一切僧伽本尊師 能仁金剛持前誠啟請 
總攝一切空行本尊師 能仁金剛持前誠啟請 
總攝一切護法本尊師 能仁金剛持前誠啟請 
總攝一切皈處本尊師 能仁金剛持前誠啟請 
在此段祈請文後,我們便可進行禪修之正行了。
如何進行禪修正行
在本書後面篇幅中,教授了成佛之道上每一步禪修的主題。這些章題共有三十四個,其先後順序排列是有其合理性的,所以我們應從首章題 —— 對師長生信心開始禪修,不可隨自己喜好而隨便挑章題來修。
  在任何一座中,我們只挑一個章題而禪修。在禪修時,我們依教授內容而細細思維,沿著教授內容之思路一直分析下去,輔以邏輯、自己所知之佛經引據,甚至日常中所見到的實例,以期令自己對所修主題產生強烈而明顯的感受。當這種感受產生時,我們便放下分析、思維,而把心專注於這個感受上,令心念不散失。
  在初學時,我們的心自然不受控制,即使能培養出一定的感受,我們亦無法把心停駐在此之上,所以我們必須同時留意自心的焦點所在,在心念一游離此感受時,我們又再次沿教授內容之思路,重新帶出失去了的感受,然後又再次嘗試把心停駐在此念之上。以參思惡道苦的章題為例:首先我們沿教授所說內容思維,幻想自己身在地獄道、餓鬼道或畜牲道之情況,當自己感到對此等痛苦之厭惡、恐懼及難忍時,便停止思維及分析,而把心專注於這個感受上面。在一分心時,我們又再次重複想及地獄道等之苦況,以重新培養出剛失去了的感受……如此反復練習。
  透過痡`熟習,我們便能加強分析力及專注力,從而令自己易於生出該座所欲培養之感受及令心念不散失。
  以上所述,便是禪修之方法。簡單地說,我們依教授內容及其它助緣,培養出特定的感受。一旦這種感受強烈地生出時,我們便緊緊地抓住它,把心停駐在其上,令自心浸淫於此念之中,越久越好。
  在初學時,我們每一座不必修太長時間,否則便可能產生厭惡禪修的反效果了。在開始時,我們用兩小時、一小時甚至單單半小時進行禪修正行便足夠了。在自己習慣于禪修後,我們才把每一座的時間逐漸延長。總而言之,座時太短會導致沒有足夠時間培養覺受的問題,太長則會令自己對禪修產生厭惡、反感等反效果,所以我們宜依個人經驗及耐性而自行試驗及調整每座之長短。可是,不論我們有多累或多忙,我們絕不中斷禪修。如果我們在某天中特別忙碌或是病倒了,也應該強逼自己至少仍上座略修片刻,以保持每天禪修之習慣及其慣性力量。以上教授普遍適用于絕大部份章題的禪修,但在修禪定時,我們應改以把每天分為十多、二十段較短的時段而修,因為這樣比較有利於禪定的進步。
  前面已經說明,菩提道次第修持章題的先後排列,是有其邏輯性的,各章題環環相扣,下一環節的成功建基於對上一個章題的覺受。如果我們隨意挑一個章題來修而不依次序進行,效果並不會顯著,所以我們應從第一個章題始修,一步一步地順序修成,直至最後一個章題。如果要依最嚴格的傳統,我們應把第一個章題修至覺受堅固及合格,然後才可以開始修第二個章題,如此經年累月地慢慢修上去。有些章題需要我們每天禪修、每座均修同一內容,這樣地持續好幾個月甚至幾年時間,方能得到堅固的覺受。另一些章題,則可能只需較短時間。以上這種方法,是最有效的成就方法,但我們亦可以選擇以涉獵的方式進行禪修,譬如說我們可以順序對每一個章題禪修一周、兩周乃至一個月,在此期間的每一座中,我們對此內容盡力培養或多或少的覺受,在期滿時我們便移至下一個章題,而修習一周或兩周等等,這樣地順序修上去,直至我們完成所有章題為止。這樣修的話,我們雖未可說是圓滿了任何一章題的修習,但卻可以在大半年至幾年之間完成整個迴圈,而對每個章題皆有所認識,以種下習氣及因緣。在完成一個迴圈後,我們既可以開始一個新的迴圈,也可以改以前述之最有效方式進行新一輪的修持。
如何進行禪修結行
  在完成禪修之正行部份後,我們應一心向頂上的佛陀祈禱、發願,並誦本師釋迦牟尼真言若干遍,越多越好,觀想他由心間流出甘露,淨化了我們在進行正行時所犯之過失。
本師釋迦牟尼真言是:

唵 牟尼 牟尼 瑪哈牟尼伊 疏哈
om muni muni mahamuniye soha 


  最後,頂上佛陀化光融入自己的身中,自己變化成為佛陀,心中放光出外淨化六道一切有情眾生,並依此觀想又再持誦本師釋迦牟尼真言若干遍,然後念誦回向文:
如寶珍貴菩提心 未生出者願生出
已生出之菩提心 祈不退轉倍增長
以此功德願眾生 積聚圓滿福與慧
成就依福慧所生 二種神聖之身相
在念誦回向後,我們便完成了結行工作,同時亦完成了整座禪修,現在可以離座了。
  在座下的生活中,為了利於禪修的進步,我們在飲食、睡眠等事情上,亦必須配合修行。
  在座下的時間,我們應多選擇與該階段修持有關的書本閱讀,譬如說我們最近正在修持敬師的章題,便應挑選閱讀與師徒關係有關的論著,或歷代祖師傳記中有關祖師們如何侍奉其師長的部份。
  在飲食方面,太飽會令胃脹及易困,但太餓卻不足以支持身體作修持,所以我們大概吃七分飽即可,戒過飽或過餓。在閉關中,我們尤其應注意飲食,最好能用全素,而且千萬不可過飽或過餓,否則都不利禪修之進步。
  在睡眠方面,若能以吉祥無畏獅臥姿入睡為最佳。在日常生活中修行的人,盡力試習即可,但在閉關修持中的人則應致力於培養以此睡姿入眠的習慣。
  在臨睡前,我們應發願:
壽命及生死是無常的,說不定我今晚在睡眠中就死去了!若我不再醒過來,願我不入三惡道而再次得人身轉世!若我能再醒過來,則願繼續努力為眾生而修持,乃至成佛方休!
在早上起床時,應提起精神馬上離床。
  在平時或閉關中座與座之間的空檔時間,應小心觀心及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要令自己或別人生煩惱,否則的話,座上所得之覺受便像倒在漏碗中的水般,旋即衰退或失去,令我們在座上的修持全部白白浪費了。禪修之進步及覺受,並不完全取決於座上時間的努力或智慧的累積,而同時亦端看我們有否足夠的功德。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或閉關中的座與座之間空檔,我們應多作供養、禮佛、懺罪及轉經等修持。在閉關期間,我們尤其應盡力把座與座之間的空檔,放在此類修持上,而避免進行寫信、看電視或閒聊等世俗活動上。

 

下一頁 上一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