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登四本尊儀軌導修 - 度母

 

前言

現在所教授的,是一個簡單的度母儀軌。
  度母有許多種化相,其中有摩訶無上瑜伽密部的,亦有事密部及其他密部的。今天所教乃事密部之度母。
  從非了義來說,度母在無量劫前,是一個名為般若月的女子。她常常以上好物品供養過去佛及僧眾,十分虔誠。有一天,僧眾中便有人向她說:你這麼誠心,來生必轉為男身!般若月卻回答:諸佛雖無男女相之分別,卻多以男相化現。我發誓以女身修持,以女身成佛,再以女身化現來利益眾生!在這樣地發願後,她修持了無量劫之久,最終真的以女身成佛,自此便繼續依願以女相度化眾生。
  佛經中又另有一則度母化現的因緣。在觀音救度眾生無量劫後,見到受苦眾生之數量仍有無數,他心生悲心,流下了悲淚,這些眼淚形成了一個淚海,由淚海中長出了一朵蓮花,蓮花中央坐著度母,度母說:大士不必灰心!度生之事業,便由我來協助大士吧!所以,度母的本源不但是般若月,亦是觀音之悲淚化出的,亦即觀音為了利益眾生而變出的化身。

文殊觀音金剛手      


  從了義的角度來說,過去、現在及未來的十方所有佛陀的特性,可分為其身、語、意、功德及事業,而度母正是十方三世諸佛之事業化現。換另一種講法,如果把十方三世一切佛之智慧彙集而以一個本尊相表達,便是文殊大士;如果把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之悲心彙集而以一個本尊相表達,這便是觀音;如十方三世諸佛之力量彙集成一位本尊,這便是金剛手;如果把十方三世諸佛之事業彙集成一位本尊,這便正是度母了。除卻了諸佛之智,便沒有文殊存在;在諸佛之悲以外,別無觀音;在諸佛力外,別無金剛手存在;同樣地,度母乃諸佛之事業,並非諸佛事業以外別有度母。諸佛之境界是不可思議的。如果把諸佛智以文字表述,這便是唵阿拉怕渣那迪的咒字;如果把諸佛智以聲音表達,這便是唵阿拉怕渣那迪的發音。諸佛之智若以本尊相表達,就是文殊;若以字相表達,便是文殊咒字;若以聲音表達,便是文殊咒之聲音。咒字亦即文殊,亦即諸佛之智彙聚;咒聲亦即文殊,亦即諸佛智之彙聚。咒字本身就是文殊的文字化相;咒聲便是文殊之聲音化相。同樣地,度母之咒唵達堳袡F堳釱堬走便是度母;其文字相即度母;其聲音亦即度母;此又亦即諸佛之事業。
  度母為觀音及諸佛事業之化相,但他本身又有許多的化身,例如二十一度母等,各有其功能及殊勝之處。

二十一度母


  今天的講題是噶登派四本尊。噶登派的初祖是阿底峽祖師。祖師本人正是以度母為其不共本尊的。如果我們仔細讀大師之傳記,便會留意到度母不斷在祖師的一生中示現。在祖師仍為太子時,父王命其娶妃,度母便化為一個少女,勸太子出家修行。在大師有一次在心中思考:怎樣才能迅速成佛來利益眾生呢?,度母在天上顯現了,向他開示了菩提心的教理。在祖師前往印尼求法途中,船遇上了大風暴,二十一度母便與不動明王現身,由二十一度母環繞固定船身,不動明王立於船桅上,把該船在大風暴中穩定了下來,在危難中救了祖師。在祖師未決定是否由印度遠赴西藏傳法時,度母又曾為他提供意見。由這些小故事中可見,祖師不論在生活上及佛法上,其一生都依止著度母,由度母為他巧作安排。
  觀音本來就是諸佛之大悲,而度母更是觀音之悲淚所化,更是諸佛利益眾生之事業化身,所以我們每當有困難時,求他是最靈驗的。求度母加持,並非說僅僅持誦許多遍咒或作廣大的供養等,而是指一心的依止。一心的依止,是指度母啊!您是佛,您是法,您是僧,您是菩薩,您也是空行。我的此生及未來生,就付託於您了!這樣的心。若無此堅定的一心依止,修許多遍咒亦無用;若有此心,則不必誦許多遍的咒,亦一定有靈驗,欲改變命運十分容易。若有疑心及動搖,卻又想得度母加持,這種心就正如兩頭皆利的針不能縫衣一樣,我們這樣絕難得到加持。若有了真正的依止心,想有修持成效及得度母加持,實在是太容易了。如果我們有困境,例如非人魔障、生意上有困難、貧苦或種種身心病患等,都可以求度母為我們解決。此外,如果我們能培養習慣,每晚一家人聚在一起同修度母儀軌,則利益會更大。如果十個人一起同修,每個人皆會得到十倍之功德,餘此類推。所以,越多人同修,每個人都能得到遠遠比個人獨修更大、更多的利益。如果一家人每天定時同修一回兒,便會一家和合、順景、健康、長壽及有財。
 

下一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