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法味》--菩提道次第《普善德根本》論釋義

 

依止師長  

首先講第一偈,大家請對照根本文:  

一切功德之基具恩主 如理依止乃是道根本
善了知已自當多策勵 以大恭敬依止求加持


這偈呼應【廣論】G面的「道之根本親近知識軌理」章節,亦即有關師徒關係的章節。


正如皈依乃入於佛教之門,敬師便是入於修行之門。修行的人,應依止具備特定師資的人,而不是隨便跟任何一個人。由於師長在我們成佛之路上佔了極重要的地位,所以佛法在這方面有極多篇幅的開示。哪到底怎麼樣的師長才算是明師呢?有關此點,端看弟子求學的範圍。以小乘明師來說,有一定的定義。只要符合這些條件,便是堪教小乘的明師。以密乘的金剛上師來說,又有另一套準則來判斷。所以,可教授小乘的明師,不一定同時具備教授密乘之資格,但這不能說他不是明師。如果我們欲學菩提道次第教法,所依止之師長便必須對下士道、中士道及上士道所包含的出離心、菩提心及正見都有所通達,否則便無法完整地作教授。就算一位師長有此傳承,且又願意教授,我們還要看他有否善巧對機說法的能力。對小乘根器說大乘法,或單單以小乘法授予大乘根器,都是不對機的說法,所以這樣的師父亦稱不上是圓滿的明師。今天我們所講的是菩提道次第教法,所以我們依據大乘顯宗的明師準則來講,這樣的明師有十種資格。若具備這十德,便是堪教涵括小乘及大乘顯部的菩提道次第之明師。


第一,此師必須調伏自心。若未能調伏自己,如何能調伏弟子呢?若自己仍被貪、瞋、痴所擺佈,如何教別人降伏煩惱呢?若自己所作所為不符佛法,如何說服別人依止佛法呢?所以,這一點極為重要。這一點與戒學有關,亦即說師長必須清楚三藏中的律藏,而且持戒嚴格,以戒律來調伏自己。戒可以令人變為適合的法器,故此它是任何修行人不可或缺的德行。

第二,師長應有安靜的心,此即指與定有關的修為。現在我們一排、一排地坐在一起,我們的心是不平伏的,有些人在抱怨腳疼,另一些在埋怨衲的說話沉悶......等等。這不單是在說你們,連衲本人亦是如此。為甚麼我們會這樣呢?這正是因為我們的心不安靜。我們平時不去觀察,便無所察覺,但一經觀察,便會發現我們的心念起伏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作為一位具格師長,他的心必須是安定的,這是第二個條件。

第三項資格是智慧。智慧分許多種,譬如說世間的智慧及出世之智慧等等。這堜畛羲煽撮z,狹指證悟空性實相之智慧。

第四,師長的德行必須在最低程度上亦高於弟子。這一點不必多講解了,沒有人會找比自己差的人當師長的。  

第五,師長本人必須精進地修持他所教的內容,而不是說一套、做一套。 

第六,師長應具備佛法之傳承。這G並非指一個或少數幾個法門之傳承,而是指完整的教證傳承。「傳承」一詞乃指由佛陀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師承,而非現今許多人自稱夢中得到甚麼菩薩傳法的那種「師承」。  

第七,師長必須通達正見。  

第八,師長必須擅於觀察弟子程度和進度,依機說法。若把佛法顛倒次序、隨意地抽一段來說,雖所說的仍為佛法,但卻可能得到反效果,這便十分不善巧了。  

第九,師長應具有悲心,心G以弟子的利益為心願,而不是為求名利而收徒。現今有一些師長,他們的確有學問,但卻以名利心收徒。也有些人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弘法及為了弟子,但實際上只是為了籌款而周遊說法。這類師長雖或許有學問,但說不上符合這一條師資準則。 

最後,師長必須是不怕疲累地獻身教育的人。  

以上說完大乘明師十德。我們若欲尋找師長而依止,便應用這十條準則判斷,而不是看這個人是否有神通或有名氣。

最上乘的師長,是具備上述十種師資的師長。如果能尋得這樣的明師,我們千萬勿再離開他,因為他是我們成佛的保證!可是,現今畢竟是末法年代,具足十德之師不易找到,若能找到具足戒學、定學及慧學,以大悲心授徒而又通達正見者,亦可說是堪作依賴的師長了。若連這樣的師長也找不到,我們至低限度應依止關心眾生甚於關心自己、看未來生比看今生為重、視修行重於現世福樂而能演說具傳承之法的人。

以上所說的乃審察師資的方法。這是佛經中所教的準則,並非衲自己發明的。對已向我們傳過口傳、灌頂、講解乃至下至只教過一句佛偈或作佛法啟蒙的人,我們一律必須視為自己的師長。就算為你作佛法啟蒙教學的人是自己的親父,我們也要把他視為師長,而不是只把他視為親人關係而已。由於其嚴重性,我們拜師前應先好好觀察,這段觀察期可以長達數年。若事先不好好審察,一但依止了而後來師徒關係破裂,譬如說你發現了師長所作所為不符合佛法等問題,你已不可反悔或回頭了,所以我們應謹慎拜師。若一旦在與任何一位師長的師徒關係上出了問題,我們即使對佛法義理十分明白,亦難以有成,這好比是一顆燒焦了的種子無法發芽的道理一樣。總之,拜師必須預先觀察,一旦心中生起了:「他是我的師長!」之念,便不可回頭了。  

對自己的師長,我們必須如理地依止。為甚麼呢?這不是個人崇拜或階級主義,也不是為颾v長之利益,這樣做純粹是為了弟子自己的利益,亦是成就之方法。【廣論】的起始部份是有關敬師的開示,在【普善德根本】中的第一偈也是敬師開示,由此可見敬師之重要性。 

我們應如何敬師呢?第一點便是要對師長有信心,視他為佛陀。信心是功德之母。缺乏了信心,就如成佛之路上出現了大障礙物,不論如何修也不會有成。舉個例說,我們受灌頂時,要觀想上師心光召請佛眾融入我們身中;佛眾到底有否真的融入我們身中呢?這並不全取決於灌頂上師之力量,而亦取決於我們有否信心。若有信心,師長之開示便能真正利益我們。若無信心,我們則只會看到師長之缺點,而看不到他的長處,就如當年提婆達多(Devadatta)視釋迦牟尼為凡夫般。

 此外,我們亦要常念師長恩德。師長對我們有何恩呢?答案是:不論我們有大或小的功德或進步,這無一不依賴師恩而得。這並非說師長以甚麼神通加持了我們,而是指他的開示令我們得以知道如何去修行。若我們下生得以不墮惡道,乃因師長教授止惡行善方法而致;若我們有一天解脫輪迴,這是由於師長授予解脫開示所致;若我們有一天成佛了,這是因為師長授予大乘開示之恩所致。在第一偈中有「具恩主」幾個字,「具恩」正指我們應對師長念恩,所以此二字乃呼應【廣論】中的「隨念深恩應起敬重」章節;在世俗上,若有一個人把我們從死門關救回來,並照顧我們的衣食,對我們有極大之恩,而且他的品德又令我們很敬仰時,我們會稱他為「主」;師長不單救了我們的今生,且令我們未來生都得大利,所以第一偈稱師長為「具恩主」。

 我們應對師長念恩及生敬信,以正確的依止態度對待,並作種種承事,凡師長命我們做的我們應作,凡師長教誡勿作的我們戒除,若能如此便能得敬師之八種大利益,若不如此便會有八種損失。有關這些細節,【廣論】中已詳述了,所以今天不必多談,但衲欲特別提出一點來講:對師長恭敬,比對一切三世諸佛、菩薩作大供養之功德還要大,所以敬師是一種最有力及最有利的法門,亦為菩提道次之基礎教法。能否成佛,正要看我們能否如法地依止師長。

 敬師說起來容易,但在實踐上往往十分難做得完美。單單這方面之覺受,我們或許便要經整年專修才能全面生出。

 第一偈的意思是:「師長是一切功德的泉源,如理地依止師長便是修行之根本;祈求加持令我能如法地依止師長!」前面說過,這部短論既是一部濃縮的菩提道次第論著,亦是一篇祈請文。我們應如何實修這篇祈請文呢?我們應先修如【兜率百尊】等法,在誦完主文及作供養後,便唸誦【普善德根本】,此時面前仍保持宗喀巴師徒三尊之觀想(註:見法師著作【心生歡喜】)。我們應想面前的宗喀巴師徒三尊同時是龍樹、無著及月稱等所有歷代師承的合一化身。在唸誦【普善德根本】時,我們一偈、一偈地慢慢誦,同時想它的意思,用心地禪修它的意義,用上在【廣論】、【普善德根本】及任何經論所述,配合師父之口授開示乃至日常體驗等合一而修,然後觀想面前之宗喀巴及二徒放甘露,令阻礙我們得到敬師等方面之證悟的障礙消失,並賜予敬師等方面之證悟。以第一偈為例,這亦即指我們祈求能學懂如何敬師、能遇上明師及能以如理之方法依止師長。在修誦至其他各偈時,餘此類推即可。這便是禪參菩提道次第的方法。若光聽法而不修,沒有太大意義,心亦不會改進,這些理論只會淪為一些「乾」的教法。

 

若常常作此第一偈之祈請,能令我們結下因緣,於未來生生世世都遇上明師。  

 

上一頁 下一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