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份無量》--積福之道開示
 

大乘八關齋戒法門

持戒乃未來生得生人間之主因,亦為積福之最有效方法。在正法期中,修行的人比比皆是,並不稀有,但在末法期間真心修行的人少,修行亦十分難,所以佛陀曾說:「於末法期清淨地持戒一晝夜,功德大於在正法期對諸佛興大供養!」大乘八關齋戒是一種戒期為二十四小時的修行。要長期地保持戒行清淨,對許多人來說恐怕不敢說做得到,但在二十四小時內絕對保持不違反這八條戒,則不難辦得到。所以,大乘八關齋戒是最有效的積福方法。首次受大乘八關齋戒,必須在有此傳承的出家人面前受戒。在第一次後,我們便可自行在聖日或在任何自選的日子中,自己在佛像前授戒。所以,這是一種極為方便而功德不可思議的修行。

依師受戒或在佛像前自授的儀軌一樣。在依師而受戒時,師長自然會教你怎麼做,所以衲不必多講。現在講一講自授的方法。

自授戒者,應是於過去曾至少一次依師受過大乘八關齋戒者。八關齋戒有分居士方能受的八關齋戒,及出家人、在家人皆可受的大乘八關齋戒。這兩種傳承西藏都有。出家人應多受大乘八關齋戒,但不可接受居士的那種戒,否則當下便得居士戒而反而失了出家戒。居士則兩種戒都可以受。這G說在第一次依師受戒以後可自行授戒,是指大乘八關齋戒,二者不可混淆。

受戒者應於淩晨預先沐浴、梳洗、打掃佛壇及放上素供品。在黎明天未亮、在室外隱約可見自己的掌紋、天上尚可見稀疏的星星的時份,便是受戒的時刻。我們恭敬坐在佛陀前,觀想本師釋迦牟尼在面前虛空中,其周圍是一切佛陀及菩薩等聖眾重重圍繞,然後我們念誦皈依及發心文:

 

行者皈依直至成正覺  佛陀正法以及聖僧眾

因作布施等諸修持故  願證佛境利普有情生

 

在輪迴中,唯獨三寶可以堪作依怙,故此我們應一心依止,好好地修誦皈依。許多人看不起皈依法門,總認為它是初級的法門,但著名即身成佛的密勒日巴祖師(Jetsun Milarepa)就曾經說過:「密集法門再高,亦高不過皈依法門!」(編者註:密集法門乃摩訶無上瑜伽密法中之一甚深法門),由此可見皈依之重要性。

在誦了皈依文後,我們誦召請聖眾之召請偈:

 

等護一切眾生主  恆勝魔王魔軍力

本尊圓成一切智  並諸聖眾請到臨

 

由於前面已觀出聖眾在前,此時強烈地想韞L們在前即可。

接韝U來,我們作七支修持。有時間者,可誦【普賢行願偈】中「所有十方世界中......」至「......一切回向大菩提」之廣版七支文段落(註:載於法師監修之 【藏傳佛教唸誦集】中)。無時間者,誦儀軌中短略七支文即可。七支修持的意義極為廣大,但今天衲無時間詳細教授,大家請自行參考佛法書籍(註:見法師著作【心生歡喜】等)。

 

以至誠身語意作頂禮  呈獻真實觀想如雲供

發露無始積聚諸惡業  隨喜凡聖所作諸功德

諸佛久住直至輪迴盡  為諸眾生轉妙善法輪

       回向自他功德證菩提

 

以上為短略七支文。

然後我們供一次曼達,幻想把宇宙中的一切事物,皆呈於佛陀及其他聖眾之前,以求大乘八關齋戒。

 

以花舖蓋塗香之大地  須彌四洲日月作飾嚴

觀想為佛陀土作供養  願普有情受用清淨土

 

依登  古路  勒那  曼達那康  尼呀他呀咪

idam guru ratna mandalakam niryata yami

 

以上為曼達供養。

在供曼達後,我們改以右膝韟a而跪,雙手合什。如果上座前未曾頂禮,則先頂禮面前聖眾三拜,方以單膝跪下。此時我們心想:「我必須利益如母眾生,但眾生數目太多了,無法一一滿足,最佳之報恩方法乃是修持能令成佛的法門。佛與菩薩等為利益眾生,曾作清淨的修持。現在,為了眾生之利益,我也效法祂們,願修祂們曾修過的同樣法門!」,然後我們唸誦三遍發願受戒文。

 

阿遮黎耶  願垂憶念

如昔如來  破魔怨者  正遍覺知  猶如智馬

及大象王  所作已辦  現作應作  棄捨重擔

逮得己利  盡諸有結  真實教令  心善解脫 

慧善解脫  諸佛為利  諸有情故  令饒益故

令解脫故  令無病故  無饑饉故  菩提分法

令圓滿故  及於無上  正等菩提  令證得故

正受長淨  我名ΧΧ  亦從今時  乃至明旦 

日未出時  為欲利益  諸有情故  令饒益故

令解脫故  令無病故  無饑饉故  菩提分法

令圓滿故  及於無上  正等菩提  令證得故

正受長淨

 

受戒文中第一句是「阿遮黎耶願垂憶念」。這是「上師請聽我請求!」之意。 在依師受戒時,我們必須唸此句,但在自授戒時,由於師長並不親身在場,故跳過這句不念,直接由儀軌中「如昔如來」一句開始誦。文中稱佛陀為「智馬」及「大象王」,有其特殊意義。「智馬」是形容佛與菩薩等在修持時如傳說中的一種奇馬,能跑得極快、極遠,而從來不會感到乏力、疲累。「大象王」是形容佛與菩薩像大象般堪承重擔,因為祂們肩負了利益一切眾生之大業。小乘發心者,並未肩負這大業,只有佛與菩薩堪作此等大業,所以我們讚其為能負擔重擔的「大象王」。此外,在儀軌中應誦自己名字時,應誦自己的出家名、法名或平時的名字。

在誦完三遍受戒文後,我們應心生一念:「我已受了這大乘八關齋戒了,故且我當在二十四小時以內善持淨戒,決不違犯!」,同時應心生歡喜。在某些版本的受戒儀軌中,有一段授戒師與受戒者的問答,師言:「此是方便!」,受戒者答:「善哉!」 若於自授時,我們想像面前的佛陀作問,然後我們作答即可。

然後是一段很短的守戒文:

 

從今不斷命 亦不取他財 不行淫欲法 及不說妄語

眾過患所依 酒亦應當斷 不坐高廣床 及不非時食

香鬘與嚴飾 歌舞等悉斷 如諸阿羅漢 不作斷命等

我願離殺等 速得無上覺 解脫三有海 諸苦惱世間

 

誦完上文後,我們誦一段稱為【淨戒陀羅尼】的咒文二十一次。咒文是:

 

唵 阿摩迦 施啦 三巴啦 巴啦 巴啦 瑪哈 縮打  剎多  啤瑪 必布杰他 布渣 打啦 打啦 三瑪他  阿華路潔地 吽 呸  疏哈

om ahmoga shila sambara bara bara maha shuda sato payma bibu kita budza dara dara samanta ahwalokite hum phat soha

 

最後,我們如法地回向,然後便可下座去做當天的事了。

在當天至翌日日出前,我們不可殺生、偷盜、行淫及妄語。對居士的平時來說,十善業只是指不邪淫,而正常夫妻間之性行為並不列入邪淫之類。可是在受戒期間,居士必須完全斷除淫行,包括夫妻間之性行為。在平時,我們固然必須戒殺、戒偷盜及妄戒語等,但在戒期間我們要尤其小心、謹慎,以確保自己能完美地持戒二十四小時。「不飲酒」戒就是不飲酒的意思,而不是不飲醉的意思。「不坐高廣床」是指不坐在由寶石造、獸皮裝飾或雕刻了龍或獅子等華麗座位。在受戒期間,應坐普通的低椅,亦即平常用的椅子等。出家人即使受了戒卻又登高座說法,是為了尊敬佛法,所以不犯此戒。「不香鬘與嚴飾」一戒,指不可為驕慢故打扮自己。正常生活中的基本儀容潔淨,並不犯此戒。「不歌舞」是指不為了娛樂及世俗目的而作歌舞。為了佛法目的而作之梵唄,不算犯此戒。以上乃傳承上的定義,並非衲自己所作的判斷。此外,我們當天必須吃素,而且我們頂多只能吃早餐及午餐。許多人在受戒日中只吃午餐,但這並非強迫性的,大家可自行決定。「正午」的定義,在古代用木條影子決定,但現代似乎無此必要,我們以所在當地之正午十二點為定義即可。午餐必須在正午前用完。「用完」之意思是你心中認為吃夠了,在此之後便不再進食。此後,我們只可飲用無渣的流質,例如水、清茶等,有渣的果汁及純奶不可以喝。

在戒期中,我們應多作修行,這是因為在當天所作修行及任何布施等善行,都因受了戒而功德及力量增大了許多倍的緣故。在藏地,許多人特別於大供養之當天淩晨預先受戒,便是這個道理。此外,有些佛教團體舉行集體齋戒時,會要求受戒者禁語。在大乘八關齋戒中,其實並無此要求,但若謹慎說話或把說話減至最少程度,是十分「安全」的作法。在晚上,我們可以如常睡覺。在翌日天亮一刻,齋期便告結束。若此時我們仍在睡眠中是無問題的。在正常時間起床後,我們再次回向,這樣便圓滿結束了一次關期。

許多人認為持戒是一種折磨,其實這是因為不知其不可思議之利益而致的。於此生中,若我們能如法地作乃至少至一次的大乘八關齋戒,利益已是無窮無盡了。 


下一頁 上一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