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法洋》-- 《菩提道次第廣論》釋義開示

苦諦

我們首先應清楚明瞭苦諦的定義,然後才能正確地進行參思苦而生覺受的過程。

 

苦諦之定義

剛才已說了,苦諦是我們六道凡夫眾生之現時情況,而它的導因是煩惱及業力 —— 集諦。我們現時的處境到底為什麼苦呢?有關這點,我們在清楚及客觀地觀察六道景況後,便會明白六道是苦。為什麼把苦稱為“諦”呢?“諦”是“真理”的意思。我們因無明蒙蔽,明明是苦的情況,我們卻誤以為這是樂,所以這不是實況。苦是客觀的實相,所以它被稱為“諦”。

 

參思苦諦之方法

要生出對苦之真正覺受,必須從兩個大方向而參思,一為六道共通的苦況,二為六道中每一道的個別苦況。

 

六道共通苦況

六道之共通苦況有千千萬萬點可說,無法一一枚舉,亦沒必要一一枚舉。佛教把這些苦之現象以三種方式歸納而詮釋,一為說八種苦,二為說六種苦,三為說三種苦。現在衲馬上要對這三類歸納逐一講解。在參思它們時,我們主要必須對它們逐一地以分別慧觀察,猶如在心中自己與自己辯論般,並令心專注於其覺受上,而不令散漫。在佛經中,對八苦、六苦及三苦有許多描述。慧力高者在參思時,可選擇包括這類相關的經文引段,慧力不高者則可舍引文而只依教授內容參思。

 

八苦

現在從八種苦之歸納來講述六道共通苦況。在這八種苦中,第一及第八種是最為重要的,大家在參思時務必特別用心。

 

(1)    生苦

在六道的所有生命形式中,分為四種轉生之方式,即胎、卵、濕及化生。胎生是人類的出生方式,但餓鬼道中之生命及部份畜牲亦以這種方式出生。卵生是鳥類及其它一些動物的出生方式。濕生是指由溫度及水分衍生。化生是指變化出來的方式,亦即天界及地獄道之出生方式。在這堙A我們主要以人間胎生之苦的角度參思,從而亦類推至其他三種生法之苦。

有關心識輪回入胎之過程,在佛經中有很詳細的解述,但這點我們在後面講及死亡與轉生時方會講解,現在暫且不涉及,現在只說入胎以後之情況。

自入胎一刹那起,今生之苦便告開始,此亦為生苦之起點。在最初三周,胎兒並無太明顯之粗分感受,但會有後面將講及的三苦中之行苦。在三周後,胎兒開始具較實質之形體,隨之的幾個月間,肢體及感官功能皆陸續發展長出,粗顯之痛苦感受亦隨之而來。

在母胎中,嬰兒思想雖然並不完全發達,但亦會感到黑暗、逼狹、腥臭及骯髒。在母親飲食熱的東西時,胎兒會感到像被沸水燙到身體般。在母親進食冰涼的東西時,胎兒感到像被放入冰湖之中。在母親動作略大時,胎兒會有天旋地轉的感受。如果母親略為跳動,胎兒更會有猶如從懸崖向下跌的恐怖感受。在九個月加十五天后,如果條件具足了,胎兒體內之氣的運作會有所變化,頭部會轉反向,然後便會出生。在出生時,胎兒感到像被強行擠進一個狹窄通道之中,痛苦非常。在出生後,嬰孩會對外界感到陌生及極大之恐懼。由於嬰兒之皮膚及觸覺極度敏感,少許微風便會令他身如刀割,在被觸及時則更加痛苦不堪。

有關生之痛苦,我們現在雖不復記憶,但卻的確如此,我們亦需如此地去參思。今天由於時間所限,衲只略說幾句,大家應自行參考佛經中的有關部份。

在禪參時,我們不是單單把上述之苦在心中讀一遍,而必須幻想這種苦的體驗,否則便毫無意義。醫學院的學生,對胎兒發展過程亦十分熟悉,但這些學問並未被他們利用起來而轉化為培養覺受的方法。如果我們在座上時只懂把上述過程溫習一遍,其意義與醫學生學習胎兒發展史便無分別了。這樣是沒有用處的。在佛教中,我們必須利用這些知識,把它轉化為生出覺受的工具,這才會有利益。參思住胎及生產過程之意義很大。如從胎兒之角度想,我們便能體驗到生之大苦。如從母親之角度想,我們則能感受到母親之大恩。在中士道中,我們由胎兒之角度體驗住胎及出生過程,從而生出對生苦之覺受。以後在大乘上士道中,我們亦會再禪修同樣的住胎及生產過程,但彼時乃由母親之角度去想,從而生出對如母眾生念恩的心,以培養出真正的菩提心。所以,八苦中之此部份教法的作用極大。

以上講完胎生之苦。其他三種出生方式,亦各有其苦,例如當生地獄者由冰或火中化出、卵生者有入卵及出卵時之苦等等。上至天界轉生者,雖無粗顯之生苦,但仍然逃不出與生相關之一些苦。

 

(2)    老苦

老苦就似房子慢慢變舊之慘況。在座中的年青人或許對此沒什麼感受,但對老年人來說,感觸是很深切的。大家勿以為老人才有老苦,其實年青人亦經歷老苦。幸好老苦是漸進式的,一時之間我們不太覺得,但如果老苦是像死苦一樣突然發生,相信我們根本承受不來。在古西藏的牧區,曾有一年青女孩去拉薩朝聖。在古代的牧區,並無什麼先進的東西,而拉薩的八角街卻是當年西藏人長見識的市場,在那堣偵繴s奇東西都有。在八角街上,少女生平第一次見到鏡子,鏡子照到自己青春動人,所以少女很是得意。再回到落後的牧區後,由於沒有鏡子,這年青的形像一直留在少女自己的心中。在許多年後,這女孩又再次去拉薩。在八角街又見到鏡子時,她猛然發現自己的模樣與心目中形像差天共地,她在一時之間震驚得把鏡子也掉在地上了。我們現今的人,每天能看到自己的樣子,所以感慨沒那麼大,但其實老苦的確令人改變很大。

在參思老苦時,我們要幻想自己背也彎了、頭髮白了及臉上充滿皺紋的模樣,幻想自己老時說話或行走也困難、眼看不清、耳聽不明、沒有胃口、開始對死亡畏懼等種種苦況。這些苦是我們人類逃不了的。佛教徒雖可能對年老之心苦較平常人看得開,但肉體之老苦則仍然脫離不了。有些人會以為,年青夭折者便無老苦,所以說六道眾生必受老苦是有例外的,其實不然。即使今生避開了老苦,只要我們一天不脫六道,則未來仍會遇上老苦,我們絕對不可能究竟地避免它。

(3)    病苦

不論年青或年老,生於人間就必定會受到病苦的折磨。病時,身體變瘦、變壞、四大不調、心情亦不好,以致即使見到金子也沒心去撿,還要被逼忍受如開刀、服苦藥、針灸或放血治療等等所帶來的痛楚。在病情較重時,我們更會對自己生命安全感到很擔心。這些苦是我們逃不了的。

(4)    死苦

在死時,身心皆會有極大之痛苦。一般凡夫對財產及親友等都會依戀不舍,很害怕從此分離。我們的肉身,是我們窮一生悉心保護的寶貝,執以為“我”,更因此執而為它作種種惡業,從未停息過,現在我們也要與自己最珍愛的身體分離,自然會感到很悲哀及畏懼、無依。在一生中,我們自以為有自主之能力,但在此時,我們只能不動地躺在病床上,看著一片好心但幫不上忙的親友來見最後一面,也看著假裝好心而實際上是來等分遺產的親友的“慰問”。自己此時雖可能口不能作言,但心中仍看得明白的,但又不能做什麼事,甚至連罵人也不一定有能力,所以更增苦惱。以上這些雖非正式死亡過程中之苦,但都歸納入死苦之中。

在正式死亡過程中,我們的體內四大逐一分解,此時肉體會感到痛不欲生,更會見到種種幻象而心生極大的恐懼。在實修此部份時,我們必須把後面章節將要講到的死亡內容用在此處而參思(注:有關詳細之死亡過程開示,見法師著作《生死之輪》)。

(5)    怨憎會苦

“怨憎會苦”是指我們在六道輪回中,不斷遭遇到不如意的人及事之苦處,譬如說與仇人碰上了、遭人傷害、遇上死亡與災難及在三惡道中投生等等。

(6)    愛別離苦

“愛別離苦”是指在六道中頻頻要與喜愛的人事被迫地分開的苦,包括與財物、親友、父母、子女及令人快樂的事情分離等。

(7)    求不得苦

“求不得苦”是指在六道中偏偏得不到所喜歡的事物或遭遇的意思。這一點我們不難理解。在世俗上,我們自己就常碰到苦苦經營但一無所成之情況,令人心灰意冷。

(8)    五蘊苦

就算不看到前面的一一苦難,單單有了此五蘊之身便就是苦。為什麼呢?因為此身所作之業能引發未來之苦,也因為此身現在就正在受苦,又因為此身是我們受三苦中之前二苦之所依基礎,更因為它的本質是三苦中之行苦。

這一苦極為關鍵,不論是下士、中士或上士都必須通達這一點。

 

六苦

六苦是從另一角度來詮釋苦況。

 

(1)    沒有永久的身體

在六道中,我們隨業力而生生死死,不能自主,有時得到人身,轉眼又變成畜牲,一刹那後又生在天上,然後又墮入地獄中。所以,我們的身體是不痡`的。

(2)    沒有永久的親仇

在六道中連至親也不能肯定永久都是至親。佛陀之大徒弟舍利弗(Shariputra),曾見一人抱著兒子吃魚,其犬走過來搶魚骨頭,被主人打了一頓。舍利弗能見過去之因,所以他見到這尾魚的前生是吃魚者的父親,此人因生前經常捕屋後之湖魚為食而生為魚。狗的前生是吃魚者之母。這母親死後因戀家之心,轉生為徘徊同地的小狗。吃魚者手中抱著的小孩之前生,正是吃魚者妻子的姦夫。姦夫死後,因其他善業力而生為人,但卻因執戀吃魚者之妻而生為她的兒子。由於舍利弗能見到此中的因果及諷刺,他便很感慨地說:“妻子搶吃丈夫的骨頭,兒子吃著父肉,又在鞭打親母,卻把仇人抱在懷內,輪回真是諷刺啊!”由此事中,我們能知親友及仇人都是不定的。今世的至親,可能正是前世的大仇人。今世的仇人,上輩子可能卻是我們的至親。故此,我們的至親是否真的是至親呢?在輪回中,我們連這點都不能保證。即使以一生為例,許多我們從前視為至親的朋友,現今或許已視為仇敵了。許多從前的仇人,現在卻或許化敵為友,反而變成了我們的知交。

有關這一點,我們必須好好參思,因為它的覺受對後面將教的上士道修心也很有説明。

(3)    沒有永久的福樂

世間的名利、財產、親友或任何好事物,都不可能永久地擁有。有的事物我們在今生中便會失去,其他的我們亦至多只能保存至我們死亡的一刹而已。即使貴為天子,乃至生為宇宙中之天神,最終亦會再次輪回,不可能永久地保持尊貴的高位。

(4)    沒有永久的共處

在死時,父母、子女、丈夫或妻子都必將失去。在死時,上路的只有自己孤身一人而已。

(5)    沒有真正的滿足

有一百元的人想要一千元,有一千元的人會想得一萬元,有一萬元的人又想要十萬元。不論我們擁有多少,仍然永不會滿足。所以,有錢人的滿足感其實不見得比普通人強。

如果不感滿足,再多的錢財又有什麼意思呢?知足是最大的財富,不知足就等同貧窮。以前在印度王舍城(Rajagriha),有一老婦拾到一寶。老婦發心把寶貝贈予國境內最有需要的人,所以這消息頓成全國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到了選物件贈寶的一天,全國有許多人都聚集了,連國王也來趁熱鬧觀禮。大家都好奇誰會得到老婦的寶貝,哪知老婦卻對國王說:“陛下是全國最感不滿足的人,所以我把寶貝交給您!”由此可見,貧乏及富足只是一種心態,而不取決於具體的財物多少。欲令自己滿足,便應學習少欲知足,而不是要去求得所有欲得的事物,因為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6)    重複又重複地轉生

在六道中,我們無選擇地被逼一次又一次地轉生輪回,又一次再一次地死去,周而復始,無法逃出這個無意義的迴圈。這個迴圈,可說是看不到開端。如果我們不修解脫之道,則它亦沒有結尾。在這迴圈之中,最高的天界我們也去過,最深之地獄我們也去過,可是那又怎樣呢?到現在,我們仍然在原地踏步、仍在這六道中。

 

三苦

三苦是從另一種角度看六道之苦況。

 

(1)    苦苦

“苦苦”指粗顯的苦。這是三苦中最容易明白的。平時我們以為是痛苦的感受便是苦苦,譬如說我們的手割破了,這便是苦苦。

(2)    壞苦

平時我們以為是樂的,便稱“壞苦”。“壞”就是變幻的意思。這些明明是樂,為什麼我們卻稱之為“苦”呢?因為我們並未看到全面之真相。真相是六道之中根本無真樂,我們所謂之“樂”,實乃粗顯的苦略少時的相對情況,譬如說我們的傷口很痛,我們敷以清涼的水,感覺便比剛才好多了,這“比剛才好多了”的感覺,難道是真樂嗎?不是的,它只是相對之下比苦苦略為好受一點的情況而已,所以它不是絕對性的樂。六道中任何所謂的“樂”,其實本質並不是樂,而是相對性的“比剛才好多了”的感覺而已,但世人誤執此是真正的樂。一待此感覺過了,苦苦還是會再來的。所以這狀態稱為“壞苦”。

(3)    行苦

行苦是比較難理解的細微概念。我們的五蘊身,是諸苦依賴而發生的基礎。所以,即使在沒粗顯苦的狀態下,我們仍不能說是處於好的狀態,這就稱為“行苦”。高層次的天界眾生,並沒有粗顯之苦苦,但仍逃不開行苦。

 

以上說完了八苦、六苦及三苦。我們當知世上之樂其實並非真樂,其本質就是苦。舉個例說:我們坐了很久,屁股痛了,我們就到戶外走動一下。在走動時,我們感覺很美好,以為這便是樂。可是,在散步一小時後,我們開始覺得累了,剛才以為是樂的感受現在變苦了,所以我們便又回到屋中坐下來休息,這時候我們又覺得很舒服了,又以為這就是樂。在兩個小時後,我們又覺得沉悶了,屁股又開始痛了,於是我們又覺得苦了,然後我們又出去散步……,世間之樂其實就僅此而已,它們並非絕對性的本質樂。在近代,科學十分發達,人類發明了許多奇妙的東西,可是我們的苦是否真的減少了呢?恐怕不是的!

 

六道個別苦況

前面所說的是共通之苦況,現在將說六道中的每一道的參思方法。在共下士道中,我們參三惡道苦而說三善道比較好,這只是相對性而說的。在共中士道中,我們要理解到三善道雖福報較三惡道為高,但它的本質仍不外乎是苦。

 

三惡道之苦

有關這一部份,我們在修共下士道時已打下了基礎,但在此共中士道的部份時尚需再修。然而,由於已講過三惡道之苦,衲就不再重複了,大家在修時套用前面曾說之八熱獄、八寒獄、孤獨地獄、近邊地獄、畜生道及惡鬼道之描述而參思即可。

 

人道之苦

在參思人間苦時,我們套用剛才說的八苦等等便行了。

 

阿修羅道之苦

阿修羅與天界眾生很類似。他們的福報很大,幾近天界之樂。他們的世界亦與天界可以相通,所以二界間之眾生會有來往、接觸。

修羅之福報雖大,但因為其瞋恨心,他們仍有大苦。他們的粗顯之苦主要來自妒忌心之煎熬及戰爭之苦。他們的業力感召長期的戰爭狀態,其打仗物件是天界眾生。

阿修羅因其業力而避免不了戰爭,可是他們自知下場往往都是以戰敗而結束。在身體條件上比較,天界眾生只要頭不斷就不會死,但阿修羅道眾生的肉身卻與人類差不多,並不像天界眾生的身體那麼堅固,所以一打起來,他們在先天上便居下風,要殺敵十分難,但又很易被對方打死。在武器優劣上,天界眾生之兵器比阿修羅界擁有的軍備強得多了,所以阿修羅亦居下風。在地理環境上,阿修羅縱使能乘勢攻至天界,天界眾生只要把天門關上了,他們便很難指望攻入。可是,在阿修羅居劣勢時,天界眾生卻可上天下地追打他們,令他們無處可躲。對於戰爭及斷手、斷腳等之具體痛苦的細節,衲不必多講,大家想必能自己幻想得到。在心理上,阿修羅明知屢戰屢敗、傷亡慘重,但仍然因業力所驅而屢屢叫陣,我們不難想像到在心埵頃――知道自己正在打一場沒希望獲勝之戰時的恐懼。

 

天道之苦

若以福報來看,天界是六道中最高福報的地方。但若以利於修行的角度來評論的話,人間才是最有利於修行的處境。

既然天界福報很好,為什麼要參思它的苦呢?這是因為要讓我們明白,即使福報最高處亦仍脫離不了苦。

天界分為欲界、色界及無色界三重,它們的分別十分大,所以在參思時我們必須分開來想,而並非籠統地參思。

 

欲界天之苦

欲界天有三十三天、兜率天等等許多重。這堛熔野穻b花中化生,其壽量極長。在天界並無日、月,眾生身放光明,以花開、花合為一晝夜。在欲天中,食物、衣服及所有必需品都不假營求,自然便能得到。在他們的一生中,除了享樂便沒太多別的事可做了。

雖然欲天之享樂大,但卻十分不利於修持。在那堙A雖偶爾亦有佛陀出現說法,也有時會有佛陀以神通變出之法鼓等樂器,不敲自鳴而開示佛法妙音,令有緣之天界眾生得聞正法,但除了以上情況外,欲天界之眾生便沒什麼別的機會學法,而且他們因為享樂太大及縱情享受,一般都沒有興趣學法。衲說一個故事:佛陀的大弟子舍利弗有一個很親的徒弟,這個徒弟是一位很有名的大醫師,出入皆騎象及有眾僕從跟隨擁簇著,但他卻是十分敬師的一位弟子。他對師父尊敬什麼程度呢?有一次他在路上剛巧遇到其師舍利弗,他竟然不理儀態、不顧自己身份,直接從象身飛撲而倒在地上頂禮師父。這個弟子後來死了,因福德而轉生在天界。舍利弗以神通上天,本欲為他說法。可是,天界之樂卻令人太迷失了。這個一度是敬師美德之模範的弟子,在見到舍利弗時,雖因業力而能認得自己的前生師父,但卻因忙於享樂,只略看了舍利弗一眼,把手揮了一下當作是打了個招呼,然後便又忙著去玩了。舍利弗眼看實在無法可施,只好遺憾地離開。由此史事可知,即使這樣的模範弟子,去到天界尚且變得如此,何況別的人呢!所以說在天界中,修行的條件不算理想。此外,成佛必須有菩提心,菩提心則依賴不忍見眾生受苦之悲心而出,可是在天界之眾生根本不能理解什麼是苦。由於他們不太經歷粗顯的苦,所以他們對苦諦及出離心等不易生出覺受,即使想修也不易有成。

前面講過天界與阿修羅道常常會打仗,這是一種值得一提的情況。天界之眾生由於享樂十分大,他們沒瞋恨心,所以亦難有戰意。在出戰前,他們必須先到一個有特別功能的花園中,令自己培養出欲戰的心,否則便不會有戰意。他們的這一特性與人類十分不同。人的心便等同這種培養瞋恨心的花園,不假外求,隨時可以發出仇恨心。

在作戰時,天界眾生多會獲勝,但少不免仍會有恐懼及受傷。在受傷時,只要不傷及頭部,他們絕不會死,而且復原極快,但多多少少仍可說是有粗苦。

此外,在天界中亦有恃強淩弱的情況,力量較小的眾生會被欺侮或歧視,這也是他們的苦之一種。

在臨終前,一向身放光明、香氣及極為潔癖的天界眾生開始流汗發臭、光明先退、衣服變得骯髒,而且會坐立不安。此時朋友都各自散去,留下他們孤獨地等死,但天界眾生之壽量很長,即使彌留的時間也有好幾千人間年之久,令他們徒增痛苦,又由於天界眾生有神通,能預知下生去處,便更加心生憂慽。為什麼他們預知去處便很憂心呢?因為天界福報太大了,往往把轉生其中的有情之一切善業力用光了,只餘下未報的惡業,所以下生去處多為三惡道。我們試想想,人類在不知下世去處好壞之情況下,死時尚且十分恐懼,何況自知去處不妙的天界眾生呢!再者,如果把一個窮人搬至條件很差的地方,痛苦可能不太大,但若把自少嬌生慣養的少爺搬到窮地方,其痛苦自然更大;同一道理,天界一向福報最高,現在卻要生為三惡道,其心中之悲慘心情是很強烈的。

 

色界及無色界天之苦

以上說明了欲界天之苦。色界與無色界天情況不同。在上二界中,沒有粗的苦苦及壞苦,但仍有行苦。這二界之眾生,在轉生時有一念:“我現在轉生於天界了”,在死時亦生一念:“噢!我現在掉出天界了”除此二念之外,其間之以劫計算的長時間內,他們只在定中,沒有思想及念頭,亦沒有苦苦及壞苦。可是,他們的業報終究亦會告盡。在再次轉生時,由於曾長時間處於無思想的定中,他們多會生為愚昧畜牲。此外,生於此二界之眾生曾經過很精進地修外道禪定而作因,他們誤以為此二界之境便是最上乘的永久解脫,所以在跌出天界時,他們很可能會想:“咦?宗教明明是說解脫是究竟的嘛!怎麼現在我跌出這境界了呢?”,而從此認為世上根本沒有解脫這回事,這種邪見會令他們後來下場更不妙。

 

現在已說完六道之共苦及個別苦況。我們不能像應付學校考試般把它們背誦了便告休,而應努力生出覺受,從而生起厭離六道之心。

 

上一頁

返回

下一頁